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630文学 www.630wx.com,最快更新墓诀:一个风水师的诡异经历最新章节!

    李一铲的身边漂过来一具女尸,那女尸留着长长的头发,此时全部在水中散开,头发密密麻麻如蜘蛛网一样就把李一铲的手给缠上了。

    夜晚的树林,总是静得有些吓人,今天格外如此。但仔细去听,微微弱弱的总还是有点声音。人踩枯木枝的声音虽然很轻,但在这样的夜晚却有些刺耳。半夜踩树枝的这两个人,一胖一瘦,胖的那个一脸悍相,眼角眉梢带着万重的煞气;瘦的那个尖嘴猴腮,眼珠子“滴溜溜”地乱转。两个人都穿着黑衣,背后背着大大的皮袋子。

    两个人穿过树林来到一片坟岗。此时正值深夜,山中的这处坟岗里到处都是歪歪斜斜的墓碑、大大小小的坟包,四处俱是杂草,风一吹犹如鬼哭狼嚎。黑夜中,还能看见星星点点的绿色鬼火,那是人的尸骨发出的磷光。

    瘦子和胖子显然不是第一次偷入坟地了,对这种骇人的环境并不害怕。两个人左转右转来到了一个坟前。这个坟修得明显比其他坟要漂亮,大理石的墓碑,青砖的宝顶,一看就知道埋的是有钱人。两个人对视笑了一下,各自抄起铁锨和镐头开始刨坟。时间不久,坟就被刨开一个大坑,里面露出了一口新棺材。

    两个人提着马灯跳进坟墓,掀开棺材盖,里面是一具老太太的尸体,因为下葬的时间不长,尸体没有腐烂,老太太死得很安详,双手交叉在胸,身上挂满了珍宝项链。胖子乐得嘴没撇耳朵后边去,让那瘦子撑开一个皮口袋,他在棺材里抓起一把项链珠宝就往那皮口袋里面装。

    瘦子“啪”的一声朝那老太太的脸上吐了口痰:“看你个操行。都他妈是死人了,还那么享受。来呀,起来呀,平时作威作福那个劲头都哪去了?”胖子低声骂道:“你跟个死人较什么劲?没出息的东西,你小心点,我听说死人如果接触了生人的气息可是会诈尸的。”话音刚落,树林里开始起风,吹得两个人是遍体生寒。瘦子看着老太太的尸体发愣,胖子低声说:“别他妈发呆了,装好了赶紧撤。”瘦子颤巍巍地说:“我……我怎么感觉这老太太的眼皮在动。”

    胖子照他后脑勺就是一下:“乌鸦嘴。妈的,没让死鬼吓着,到让你给吓着了。装好了没有,快撤。”两个人刚把棺材盖给盖好,就听见树林里人声嘈杂,不大一会儿,坟岗外匆匆走进一群人,这些人都是村民打扮,手里举着火把拿着农具,为首的那人一看此景暴跳如雷:“操你奶奶的,挖我妈的坟,老少爷们把这两个小子皮给活扒了。”

    瘦子和胖子一看,我的妈呀,快跑。这两小子恨不得这个时候长四条腿,掉头就往树林里跑。村民们在后面又叫又骂穷追不舍。胖子和瘦子慌不择路,一下跑到了一处断崖土坡上,后面村民眼看就到了。

    胖子还真有点驴主意,知道自己被村民抓住没个好,他猛一吸气顺着那土坡就滑下去了。瘦子一看,也没了办法,跟着胖子一起往土坡下滑。两个人也不知道滑了多长时间,身上的衣服几乎都磨烂了,全是血泡。那胖子先到了坡底,坐在实地上以后就感觉浑身上下这个疼啊。

    那瘦子也滑了下来,该着他倒霉,下落之势太猛,这小子没收住一下掉进不远的一个水塘里,转眼就没了顶。胖子爬过去,一把拽住他的脖领子,给拉了出来。那瘦子在水里半沉半浮跟条死狗似的,咧开大嘴在那哭:“哥哥……救命”胖子又好气又好笑:“你看你这点出息。哈哈,好了,好了,没事了。”

    那瘦子哭着说:“哥哥,我的脚……有人拽住了我的脚。”

    胖子笑着说:“那不是人,是水草。”说着他拉住那瘦子,猛地一使劲把瘦子拽出水面。胖子笑着去看瘦子的脚,脸色马上就变了,果然一只人手正紧紧地抓着瘦子的脚腕。

    瘦子用尽全力往前爬,一具男尸拉着他的脚也一点点被拖出水面。那死尸保存得特别好,肥嘟嘟的脸上居然还有弹性,身上披着玉石制成的衣服。胖子摸着这玉衣,笑得这个开心:“发了,发了,这回算是发了。”瘦子把那死尸的手给掰开,害怕地说:“哥哥,我们还是走吧。”那胖子嘴角一撇:“走?你他妈自己走吧。”说着,他开始给那死尸脱衣服,不大一会儿,这玉衣就让他给脱了下来,那胖子还说呢:“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叫金缕玉衣,整件衣服是用金丝把玉石穿起来制成的。”

    瘦子看着有些发绿的水塘,咽了下口水说:“大哥,我听说古代有人养尸,很邪门的。咱们还是快走为好。”胖子一拍脑袋:“你还真提醒我了。”说着,他用手捏开死尸的嘴,那死尸嘴里含了一颗黑色发亮的珠子。胖子伸手把珠子掏了出来,用手指捏住,边看边“嘿嘿”笑着:“还真就有定尸珠。这次是真发了。”瘦子一听他说是定尸珠,吓得差点没尿裤子:“大哥,听说尸体要是没了定尸珠就会尸变。”

    胖子收起定尸珠说:“尸变?屁吧。全是他妈的屁话。以后发财了吃香喝辣才是真的。”说着他站起身来,照着那尸体就是一脚:“去你妈的。”那尸体被他一脚又踹进水塘里。

    两个人站起身来,在夜色中匆匆而去。

    这具男尸在水塘里慢慢地又浮了上来,一股一股绿色的尸气缓缓地从那尸体的嘴里冒了出来。

    黑山境外五十里地。沙马角村。

    这是一个不大的院子,院子中央有一口井,井旁有木桶、井绳等用具。一双白嫩的俏手抓住那木桶扔进井下,桶中灌满了井水,俏手开始转动井旁的轴架,她摇上木桶,井水清冽,摇摇晃晃中映衬着蓝蓝的天。

    这桶水被提到一间木屋里,俏手的主人是一个清秀的女孩,她把刚刚打来的水倒进一个瓷壶里,然后在火边坐下。淡蓝色的火苗不急不缓地烧着井水。

    院子的前边是一家非常干净的小饭馆,其时正值中午,饭馆里坐满了南来北往的食客。店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精瘦汉子,肩膀上搭着毛巾提着刚刚烧好的茶转到一个桌前,占着这张桌子的两个食客,一个年长一个年少。年少的那个病恹恹的,脸上满是愁容;年长的那个面色沉重,还是个驼子。

    店老板提着茶壶给两个客人倒满了茶水,他笑盈盈地说:“两位朋友,这是我们村子自产的茶,名叫陵茶,香蕴十足,喝上一口保你十天不忘。”那驼子提起茶杯,往里看了看,再用鼻子一闻,随即感叹:“好香的茶,好清的水。”店老板笑得嘴都合不拢。

    陈驼子看了看对面的李一铲,轻轻叹口气:“一铲啊,喝茶。”李一铲面无表情,眼神里直透出巨大的悲恸,他手里紧紧攥着田苗花送给他的随身玉佩。李一铲颤着手拿起茶杯慢慢地喝了一口,顿觉浑身舒畅,汗毛孔都向外散着甜甜的热气,心情稍微舒缓了一些。

    陈驼子看见自己徒弟面色有所缓解,非常高兴,也喝了一口茶。这茶一入嘴,他表情马上就僵住了。站在旁边的店老板看见陈驼子面色有异,皱着眉头问:“这位朋友,有什么不妥吗?”陈驼子展开眉头,“呵呵”笑着:“没什么,饮此美茶想起了一位故人,心里有点不太好受。”

    店老板笑了一下,转身就又去忙活了。陈驼子看他走远,低声对李一铲说:“一铲,看样子我们是找对地方了。”李一铲叹了口气:“师父,我倒宁可自己用一死来换回苗花。”陈驼子拍了拍他的肩:“师父知道你是个重情意的汉子。人死不能复生,咱们要好好活着给苗花报仇。”

    李一铲喝了口茶说:“师父,你说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守陵村?”陈驼子点点头:“不错。这茶怎么样?”李一铲舔舔嘴唇:“好茶。”陈驼子说:“你知道这茶是用什么水泡的吗?”李一铲想了想说:“好像是井水。”

    陈驼子一笑:“是用养尸水泡的。”

    李一铲听见这话,差点没吐出来。陈驼子说:“此处地凶水险,委宛顿息,气不融结,是个养尸的好去处。养尸是中国死术中非常邪门的一种法术,利用山水之势囤住尸体的尸气,让它始终存于尸体内而不外露。”李一铲目瞪口呆:“师父呀。养尸做什么?”陈驼子摸摸胡子说:“据说尸气可以滋阴补阳,长生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