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文学 www.630wx.com,最快更新嫂子抱紧我最新章节!

    我从来没有这样仔细地看过她的身体,从来没有。我的身体居然有些发抖……再看脸,很苍白,带着泪痕……她手里还攥着一张纸。

    我猛然发觉不对劲,扑过去把那张纸拿来看。

    “夏宇,我走了。小宝你要好好地替嫂子带大,难为你了——陈娅淑。”

    这时,我才发现地上有一个棕色的药瓶,屋里有一股浓浓的药味。

    “嫂子,嫂子!”我疯狂地叫着,我歇斯底里地哭喊着。可她没醒过来。

    她的体温仿佛正逐渐变凉,我感觉天塌地陷一般,整个懵掉了。我突然想到,赶快打120。

    “陈娅淑,陈娅淑,你给我坚持住!一定要给我坚持住!”我背着嫂子,一边吼着她的名字一边哭。我没等120到,便背着她踉踉跄跄地往楼下跑,一直进了电梯。

    到楼下大厅的时候,120车也到了。医生和护士把嫂子抬上救护车。我一个劲地哭着求他们一定要救活她。

    在朝阳医院的抢救室外,我即将虚脱。我坐在地上,背靠着墙,仿佛刚从战场上走下来,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抢救室内的她,不知道能不能打胜这一仗。我不敢想象那个可怕的结局。我一直在祈祷,上天一定要让她活下来。我突然想到我哥,我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直响,要是他在我面前,我肯定劈了他!

    我突然又想到了小宝,他还在家,出来的时候门可能都没带上。我又是一阵高度紧张。都晚上11点多了,他醒来……我不敢想象。我拿起手机赶快给高菲菲打电话。

    “你出差回来了吗?”

    “9点就到家了。你怎么才想起给我打电话?”

    “别啰唆了,出大事了,我嫂子自杀了,正在朝阳医院抢救!你赶快去我哥家看看我侄子……”

    “啊?什么?天哪……”

    “天什么天呀!你快去啊!我都急死了!”

    “你哥家具体住哪儿?我不知道啊!你快……”

    我把哥家的小区、楼号、房间号一股脑告诉了高菲菲。二十多分钟后,高菲菲打手机给我,说她到时小宝正在客厅里哭呢,一听到小家伙平安无事我就松了一口气。小宝吵着找妈妈,找叔叔,没办法高菲菲把他带到了医院。

    小宝见到我时,扑到我怀里,号啕大哭。

    “叔叔,你们都不要小宝了吗?”小家伙哭得伤心极了,上气不接下气,我的心都被哭碎了,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我看到高菲菲也流泪了。

    凌晨一点的时候,医生出来告诉我,嫂子的命保住了,已经醒过来了,但得住一个星期的院。听到这个消息我长长出了一口气。小宝在我怀里睡着了,但他偶尔还在抽泣。高菲菲替我办的住院手续,我让她先回家休息,她答应了,并说天亮后给公司请假,然后来替我。我没说什么,因为我一个人的精力也的确有限。

    嫂子住进的是vip病房,里面有两张床,一张小宝可以睡觉。

    嫂子躺在床上闭着眼,我看到两行热泪默默地往外流。我不能再流泪,这个气氛已经够悲惨的了!我有很多话想说,但现在这个时刻什么也不能说。我知道她很累很累,她需要休息。

    “嫂子,你喝点水吧。”我终于轻声打破了沉默。

    她稍微摇了下头,我也没再说什么。

    “小宝呢?”嫂子突然问,声音很小很小。

    “这不在这边睡觉嘛。”

    我看到嫂子用牙齿使劲地咬了咬下嘴唇,眼泪流得更欢了。我转过身去,用手揉了揉眼睛,努力不让泪再掉下来。

    “夏宇,你答应我件事!”嫂子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对我说。

    “你说吧。”

    “今天的事你别告诉你哥!你要当我,当我还是你师姐,你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夏丰——这个人已经和我没有瓜葛了……”

    这句话听得我心里极度难受,特别是听到“师姐”这两个字,我禁不住打了个冷战,这个称谓自从她结婚后就没有再从她口里出现过。

    “我不说,不跟他说!你好好养病,什么也别想。”\t我安慰她。

    她把头向墙那边扭了一点,好像不想看到我。也许看到我,会想起我哥。我知道她怎么可能忘得了他,她的心里承受着巨大的痛苦,那苦我能想象得到。

    但我无法想象的是,病床上躺着的这个人就是大学里那个做事风风火火、人见人爱的美女师姐。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师姐的时候,是在迎新的联欢晚会上。我作为新生在台下面饶有兴趣地看节目,其实是在跟着师哥师姐们起哄,广院的哄台是有传统的,我第一次经历感觉很刺激。师姐是压轴的,当晚她唱的是梁静茹的《勇气》。她刚唱第一句,下边就开了锅,口哨声不绝于耳,“陈娅淑我爱你,陈娅淑我爱你”的声音差不多能穿透广院小礼堂传到国贸大厦。我身边的师哥告诉我,这小妞是“广院之春”校园歌手大赛的冠军。当时,师姐如天仙一般的身姿,天籁般的歌声,一下子就把我弄迷糊了。处男之心便有了一种强烈的冲动。

    后来,我就自告奋勇地参加了师姐挂帅的文艺部,屁颠屁颠地给她做了一名助手。我很喜欢同学们叫我 “部长助理”,倒不是因为这个称呼听上去官大,而是这样叫让我感觉和师姐特亲近。师姐很照顾我这个师弟,很多事儿都教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