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630文学 www.630wx.com,最快更新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最新章节!

    江夜寒和萧强回过头来一看,竟然是他们留下来照顾乔乔的助手,两个人脸色同时一变,飞快的开口:“怎么了?”

    其中一个人飞快的开口:“董小姐留下一封信不见了?”说着把信递到寒寒的手上,江夜寒脸色一变,飞快的接过信来打开,上面根本没写什么,只写了一句话:“如果爱是一种罪,谁还爱?”

    “混帐,你们是怎么办的事?”一想到她大着肚子不见了,江夜寒再也忍不住冲着两个助手发火,乔乔一定是听到他们昨天晚上说的话了,江夜寒的脸色难看下来,心里破了一个洞,说不出来是因为失望,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而一直看着他们举动的皇甫诺,早闪身冲了过来,一伸手抢过江夜寒手中的信,愤怒的一伸手拉着江夜寒的衣襟,盛冷的开口:“说,你对她做了什么?”

    江夜寒此时心里的痛楚并不比别人少,想到那样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离开了他们,一个人流落在外面,他愤怒得像撞墙,此时也说不上来何种滋味,用力的一挥手,拍开皇甫诺的手,朝着他叫。

    “你有什么资格来问我,别忘了是你害得她从皇甫庄园逃出来,她不会再相信你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拍摄现场,他要去找她,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一个孕妇在外面流浪,自已现在做的叫什么事啊,光想着为了母亲报仇,却没想到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怎么办?

    皇甫诺身后的保镖,雷冬看江夜寒对少爷如此无礼,冷硬的准备上前找他算帐,被皇甫诺一伸手阻止住了。

    “走吧,立刻派人在吴山范围找她。”

    “是,少爷!”一帮人来去如风似的,很快消失在拍摄地点,众人望着那越来越远的飞机,才敢呼吸,才敢活动一下筋骨,收拾一下场地,寒寒不在,还拍什么呢,先解散了再说。

    皇甫诺和江夜寒各自派出一帮人去寻找乔乔,可惜此时的乔乔早已来到一座叫沐阳的小镇,这里的地处位置比较偏僻,交通也不是很发达,各种信息反应得也慢,乔乔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选择了这个地方,她知道,那些人会找她,而她不想让任何人找到,她只想安静的待在小镇上生下孩子,然后陪着他长大。

    小镇上,民风纯朴。

    乔乔在街上转了两圈,想找一个住的地方,却又拿不定主意,是住在镇上的小旅社里,还是租一个房子,可眼下没有熟人,到哪里去住房子。

    她犹豫不决的样子,落入了街边一个妇人的眼中,她看着大着肚子的女人,心有不忍,走过来拉着乔乔:“妹子,你这是咋了?”

    乔乔抬头,这妇人生得一脸富态像,慈眉善目的,一看就是个热心肠的人,赶紧开口:“大姐,我想租个房子,可是初到这个地方,所以?”

    “哎呀,妹子,看你大着肚子还在外面奔跑,大姐快不落忍的,要是知道是这种事,大姐早就帮你了,俺家后面有一个独立的小院子呢,平常也没什么人住,要是妹子想租的话,大姐就租给你了,平常我们一家都住在前面,我有个儿子叫宝强,在镇上的小厂子里上班,平时没人去打扰你的,这样你看行吗?”

    乔乔没想到会有这种好事,立马点头同意了:“谢谢你了,大姐,行,那房钱?”

    “哎呀,那个不急,先安稳下来再说吧,我叫月凤,这镇子上的人都叫我凤姐,你也随他们叫吧!”凤姐是个热情的人,接过乔乔手里简单的行李,把她带到后面的小院子去。

    小院子很简洁,虽然空间不大,不过却有花有草,空气新鲜,而且是完全独立的空间,和前面隔断开来的,乔乔一看便很满意,点头:“凤姐,这房子我租了。”

    “行!”凤姐把她领进去,帮助她收拾了一番,乔乔望着她,挺感动的,没想到竟然遇到了一个好心的人,忍不住开口:“凤姐,谢谢你。”

    “你这孩子,以后别见外了,出门在外的,谁都有难处不是吗?”凤姐走到乔乔的身边坐下来,拉着她的手,关心的问:“可是你一个大肚子的女孩子,要是生养了怎么办呢?看你年纪小小的,应该让家人来照顾才是?”

    凤姐猜测着,这女孩子一定是被男朋友抛弃了,大着个肚子没脸回家了。

    乔乔听着她的话,眼里浮上雾气,垂下头搓着手慢慢的开口:“我只有妈妈一个人,可是她不久前死了,所以我现在只有一个人了,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啊,可怜的孩子,原来是这样子,别担心,以后你就安心的待在这里,凤姐会照顾你的!”凤姐伸出的和搂过乔乔的身子,拍着她的背,没想到这么小就有这么不好的遭遇,真是可怜见的,乔乔抬起头笑:“凤姐,我没事,以后你叫我乔乔吧。”

    “好。”

    自此乔乔安心住在沐阳镇,外面找得天翻地覆,而这里因为信息闭塞,根本不了解外面的情况,而且那些找她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竟然窝在一个小镇子上。

    凤姐一家人待她都很好,她住在这里反而很安心,日常生活上需要点什么,凤姐都打理着,时间过得真快,两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宝宝的预产期到了,凤姐给乔乔找了镇子上最好的医院生产,可惜乔乔坚决不去,因为,她害怕肚子里真的生出一个什么怪物,虽然她觉得那想法有些可笑,一个人怎么可能生出一个蛋来呢,可是她还是害怕,而且这孩子真的太古怪了。

    “你不去医院里生产怎么行?”

    凤姐望着躺在床上的乔乔,担心的询问。

    乔乔摇摇头:“没事,我自已能应付。”

    “要是出事怎么办?而且又不知道哪一天生,我又不能一天到晚的守着你,要是我有个事情走开了,你生了怎么办?到时候都叫不到一个人来应付,住到医院里有医生和护士,这样可以保证大人孩子都没事啊?”

    凤姐试图和乔乔说通这个道理,到底她是小孩子,一定是脸面上过不去,她怎能让她胡来呢?

    “凤姐,我真的没事,你看他一点也没动静呢?等有动静了再说吧?”

    乔乔安慰凤姐,这几天她买了一些生产方面的书看来,简单的操作还是会的,只要不出意外,基本上不会有事的,虽然心里很害怕,可是却还是不敢去医院,这时候十分的想念妈妈,如果她在就好了。

    “你啊,真倔!”凤姐拿她没办法,陪她到天黑,也没看到肚子有半点动静,便回去睡觉,明天再说。

    半夜的时候,乔乔肚子阵痛,一阵一阵的抽搐,疼得冷汗直冒,下地走了一会儿,书上说,这样生产的时候容易一点,可是阵痛来的时候,站都站不稳了,她只能扶着墙壁来回的走动,最后实在没有力气了,慢慢的睡到床上,望着动来动去的肚子。

    “宝咪,如果你真的能听到妈咪说的话,就不要让妈咪如此受苦好吗?”

    没想到她话音一落,那孩子竟真的不动了,虽然过一阵会痛一下,却比先前好多了,乔乔撑着身子,下地烧了开水,还准备了剪刀,拿出了小衣服等一应东西,等着,阵痛持续了半夜,到早半夜的时候,她感觉到有东西往下坠,赶紧躺到床上,准备生养,她知道小孩子已经临盆了,这时候只要拼命的吸气,用力的争,把它挤出产门就可以了。

    不过宝宝似乎不想让她过份幸苦似的,并没有让她费多少力气,便出来了,乔乔满脸汗的松了口气,挣扎着拿过剪刀,处理好一切,动作俐索的一伸手想抱过孩子看看,可是床头下面安静的躺着一个蛋,一个很大的,纯白色的蛋,此时安静的一动也不动的躺着,乔乔吓得脸都白了,她竟然真的生了一个蛋。

    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那蛋,动了一下,唬得她旁边让了一下。

    那蛋又动了一下,乔乔头皮都麻了,穿好衣服下地,完全忘了自已刚生产完。

    忽然那蛋飞了起来,直直的向她扑过来,乔乔吓得跑了起来,那蛋不但会飞,竟然说起话来:“妈咪,抱抱我,抱抱我我就出来了。”

    “我不抱,为什么要我抱,你到底是什么怪物?”乔乔怒目圆睁,坚决抗议,可是她话音刚落,那蛋又飞了过来,一直紧缠着她,可怜她一个刚生产完的人还要拼了命的跑着,上气不接下气,都快不行了:“求求你,别缠着我了,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吧?”

    “妈咪,我从你肚子里来的啊?”那蛋笑得悦耳极了,乔乔再也跑不动了,蹲到地上喘着粗气,那蛋急急的飘进她的怀里,带来的力道撞翻了她,她本能的一伸手抱住那蛋,奇迹似,只听到叭的一声响,蛋裂开了,只见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家伙坐在她的身上,大眼睛扑闪着,长长的睫毛微微的卷翘着,眨啊眨的,黑色的眼睛像葡萄一样晶亮,粉嫩的脸颊红扑扑的,挺挺的小鼻子,下面是鲜艳的小嘴,天哪,这根本就是一个小天使啊,乔乔几乎忘了呼吸,直到小家伙伸出粉嫩嫩的小手摸着她的脸咯咯的笑着。

    “妈咪,妈咪,我是宝贝啊,我是宝贝啊。”

    乔乔总算回过神来,这家伙就是从蛋里冒出来,可是真的好可爱啊,忍不住试探的用手摸了摸他粉嫩的脸颊,真的好嫩啊,越摸越想摸呢,心里喜欢起来,可仍然奇怪的说:“你究竟是什么呢?”

    “我是妈咪的宝贝啊!”小家伙趴到乔乔的身上,乔乔抱起他,光滑着身子,就像一个小团粉一样,赶紧动手给他穿了自已准备的衣服,守置到床上。

    “你是我生的吗?”仍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已生了一个蛋,蛋里冒出一个这么可爱的家伙。

    “我是从妈咪肚子里出来的!”小家伙竟然一出生就会说话,这可不是好事,会被人当成妖怪的,乔乔赶紧抱过他,认真的望着他:“宝贝,妈咪和你做个约定,好吗?”

    小家伙点头,看到妈咪不再害怕他了,还抱他,早偎到妈咪的怀里,乖得像一个小狗似的,点头如捣蒜:“嗯,宝贝最听话了。”

    “以后不要随便说话,好吗?有外人在的时候,不要说话好吗?”乔乔话音一落,小家伙眨了眨眼,一脸的不明所以,不过看到妈咪很认真的样子,立刻点头:“好,宝贝听妈咪的话。”

    “真乖!”乔乔满意的点下头叭的亲了小家伙一口,那小家伙立刻伸出手搂过妈咪的脖子,满脸开心的笑,那眼睛漂亮得就像上等的宝石一样耀眼。

    “妈咪给宝贝起个名字吧?叫什么呢?”乔乔皱起眉,想了一回儿,最后认真的望着小家伙:“以后宝贝就叫董雨陌,妈咪叫宝贝,小雨,好吗?”

    “好啊,好啊,宝贝有名字了,是妈咪起的,是妈咪起的喔!”董雨陌的小脑袋用力的点着。

    第二天,凤姐一家知道乔乔夜里生了个小家伙,大家一看到小雨陌,没有不喜欢的,大家都抢着抱他。

    “天哪,好漂亮的孩子啊,我长大这么大也没看到生下来的孩子会这么漂亮的?”

    凤姐抱着小雨陌,发出第十八次的惊叹,一只蒲扇似的大手忍不住摸上了小雨陌的脸颊,小雨陌忍不住翻白眼,不悦的冷哼,操,又摸,若不是妈咪不让我说话,我一定让你拿开你的肥手。

    “是啊,真的好漂亮啊,和他妈咪一样呢?”

    凤姐的儿子宝强也看得目不转睛,望望小雨陌,又望望乔乔,脸色不自觉的红了,这句话让小家伙很满意,那当然,我是妈咪生的,当然漂亮了,不过你那猪眼往哪望呢,那是我妈咪,你瞧那么认真干什么?

    这时候又不能说话,小雨陌那个气啊,干脆哭吧,这一家子讨厌死了。

    一看到雨陌哭起来,凤姐紧张的开口:“小家伙怎么了?不会是饿了吧,还是尿裤子了?”

    董雨陌那个气啊,你个奶奶的,你才尿裤子了,我是讨厌你们,讨厌你们,知道不?竟然说我尿裤子。

    “我来吧,谢谢你们过来看我!”乔乔伸手接过儿子,小家伙立马不哭了,满意的偎在妈咪的怀里,不过他是真的讨厌这些人了,而且好累啊,还是睡会儿吧,小小的董雨陌眼一闭,睡了。

    “哇,没想到他竟然认得妈妈啊,一到你怀里就睡着了!”凤姐再次发出惊叹,不过想到乔乔刚生产完,转身去准备东西了:“你刚生完孩子,等着,我去给准备吃的东西?”

    “谢谢凤姐!”乔乔点头,见一旁的宝强没有离去的意思,不禁有些不自在,那凤姐一看儿子还不走,赶紧伸手拉他:“走了,去给乔乔准备吃的东西。”

    “嗯!”母子二人总算离去了。

    乔乔搂着儿子,脸上露出母性的光辉,她有了儿子,以后再也不会伤心了,虽然儿子有点怪,但他是她的孩子不是吗?

    时间匆匆而过。

    三年后。

    t市,圣皇医院的病房里,江夜寒一身冷魅的推开门,望了一眼病床上的男人,他脸形瘦弱,却依旧带着一股慑人的病态美,那样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面容祥和,完全不似被病魔纠缠得快失去生命的人。

    这一瞬间,江夜寒的眼眶竟然湿润了,他以为自已恨他,恨不得让他去死,可为何看到此时此刻的他,里竟然很痛,而且那么害怕,如果他真的死了,他再也没有一个亲人了,以往即便不说话,也知道这世上他还有他。

    江夜寒悄悄的退出来,转身往医师室走去。

    自从三年前乔乔离去后,他和他吵了一架,他就再也没有回t市,所以对他的情况并不了解,这一次还是他的主治医师林医师打了电话给他,他才知道,原来他生病住院了,而且已经入院半年了,而他这个做儿子的竟然不知道,这时候不禁有些自责起来,难道他真的愿意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吗?

    不,这一刻他忽然害怕起来,他不愿意他眼睁睁的死去。

    一路上有很多人的抽气声,大明星江夜寒竟然出现在这家医院里,那些年轻的护士和女病人无不惊喜异常,一直跟着江夜寒身后的萧强,一路和那些人打照呼,江夜寒在一个护士的带领下,走进林医师的办公室,他是他的主治医师。

    “你好,林医师?我是江夜寒。”

    “我知道!”林医师心情沉重的点了一下头,虽然他不是什么追星族,但江夜寒的大名还是知道的,女儿的追捧对象,不过想到这父子俩的情况,还是有些不悦,眸底清冷。

    “他生了什么病?为什么住了半年的医院?”

    江夜寒疑惑的开口,林医师并没有说什么,伸手拿出一份报告递到江夜寒的手里,只见报告上写着,血像检测,中性细胞;;;0。210,网红细胞;1,血小板小于20,9l,江夜寒对这些血像图虽然不是太了解,但也知道这低得离谱,手心里全是冷汗,抬眸镇定的望着林医师。

    “这是什么意思?他?”

    “临床医药上称为白血病,他得的这个病,而且已经相当的严重了,造血功能基本上没有,所以他只怕很难挨得过去了,所以我给你打了电话,不希望他在最后时刻走得不安心!”林医师的心情无比的沉重,虽然他不了解江家这父子俩是什么意思,但对一个即将要死的人,他希望报有一份仁慈的心。

    “啊?”江夜寒倒退一步,身后的萧强伸出手扶住他,叫了一声:“寒寒?”

    他是打击到了,没想到恨了一辈子,怨了一辈子的人,在他真的要走的时候,他竟然如此心痛,原来他还是在意他的,根本不是像自已想像的那般不在意,江夜寒的面容罩上一层痛苦,抬眸望着林医师。

    “不是听说有骨髓移植吗?我是他的儿子,所以希望能为他做点什么!”他忽然不希望他死了,如果他死了,他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这个?”林医师的脸色一阵为难,望了望萧强,萧强看出林医师有话要对寒寒说,便退了出去。

    办公室里,林医师淡淡的叹息:“其实我有想过找你出来做骨髓移植,但是这其中出了一点结?所以?”

    林医师似乎有点难以启齿,而且他答应他什么都不说的,可看到他们这样痛苦,他做为医师的都替他们难过,其实他们两个人根本没有错,错的是那个死去的人,她误导了儿子二十多年仇恨,这是害了他,也害苦了他。

    “你说吧,究竟怎么了?”江夜寒冷静的开口,他知道一定是什么重要的事,要不然林医师不可能如此困惑,林医师听他如此说,才语气沉重的开口:“其实你并不是江先生的亲身儿子,在他入院的时候,我曾经建议让你来进行血像检测,但那时候便知道你不是他的儿子。”

    江夜寒听着林医师的话,好久没反应,呆住了,久久的一言不发,最后倒退两步,支撑着身子站在门边,才不至于让自已跌倒下来,慢慢的一字一顿的开口:“你说,我不是他的亲身儿子,而他知道这一切?”

    林医师点头,江夜寒的脸色苍白,漂亮的眼睛此时是痛苦不堪,他竟然不是爸爸的儿子,那么他是谁的孩子,那么妈妈自喻最爱爸爸是什么意思,如果爱得那么深,为什么他会不是爸爸的孩子,那么自已这么多年的恨,不是一个笑话吗?

    不,他不相信这件事,他要去问他,为什么,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真相究竟是什么?

    “不,我不相信?”江夜寒退出办公室,门外萧强一脸不明所以,看到他摇晃着身子,备受打击的样子,不由心疼的开口:“发生什么事了?老爷子真的没救了吗?”

    江夜寒不说话,一直往前面走去,他要去问他,当年发生的事情是什么?萧强见他不愿意多说,赶紧伸出手扶着他往病房而去。

    病房里,江汉成已经醒过来了,没想到寒寒竟然过来了,淡然的笑笑:“你怎么来了?”

    看来是林医师把自已的病情告诉他了,寒寒的脸色很苍白,江汉成有些心疼:“没什么了不起的,人总会一死的。”

    “可是我?”寒寒忽然哽咽住了,此刻他是多么希望自已就是他亲身的,他不再怨他了,不再恨他了,只要他能够好起来,这样可以吗?

    萧强退了出去,把空间留给他们两父子,江夜寒冷静了下来,走到他的床坐下来,认真的望着他:“告诉我,为什么我不是你亲身的儿子?”

    江汉成一听他的话,眼神闪烁了一下,懊恼的挑了一下眉,林医师怎么能把这件事告诉孩子呢:“寒寒,不是那样的?”

    “我想知道真相?”

    江夜寒坚定的开口,不管真相是什么,他都有承受的能力,江汉成叹息了一口气,幽幽的开口:“好吧,寒寒,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