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630文学 www.630wx.com,最快更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最新章节!

    对于在洞穴中起飞一架重型轰炸机,我并不了解这种操作需要多少精确计算,对此也没有什么概念,但是,如果有一架如此巨大的轰炸机要从那片深渊中返航,并且降落,这个难度我是完全可以预想的。

    首先要控制飞机的机动飞进暗河口,就已经是相当困难的操作了,而要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完成降落,对飞行员的要求是超高的。降落跑道的长度不是问题,可以使用大量的拉索,主要的问题是这里的高度实在是不容许一点点错误,否则直接就是坠毁。

    日本人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我感觉一开始他们就没有准备让飞机安稳降落,这么多的缓冲包,显然早就做好了飞机坠毁的准备。他们是想使用迫降的方式回收飞机。而且,看飞机最后的样子,他们的确也这么做了,从深渊中返航的那架“深山”确实是完全损毁了。

    我想着那片令人心悸的虚无就感到毛骨悚然,小鬼子真是敢干,那么,那架“深山”的驾驶员,在深渊中,看到了什么?

    我没有驾驶过飞机,但想着飞行在地下一千二百米下的,无边无际的地底深渊中,这种感觉真让人毛骨悚然。

    正在臆想着,背后传来了王四川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只见他灰头土脸地提溜着那个被他打到膝盖的人,那个人被他扭成了一个极端不舒服的姿势。王四川的力气极大,一般人被他扭住是完全挣脱不开的,那人显然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被王四川拖死尸一样拖了过来。

    我忙走过去,王四川把那人按到地上,骂了一句:“真他娘不容易,这家伙比兔子还跑得快,乌漆抹黑的,老子差点就让他跑了。还好老子眼神也不差。”

    我用手电去照那人惨白的脸,这才看清楚这人的样子。

    那是一张陌生的脸,面无血色,浑身是汗,也不知道是跑的还是他本身就这么湿。如今他正用极度怨恨的眼神盯着我,满眼血丝,整个人都在颤抖。

    让我有点意外的是,这个人细看后发现,和我们之前碰到的袁喜乐以及另外几具尸体都不一样,他没有穿工程兵军装,穿的是列宁服,看样子不是当兵的。他这样的打扮,更像是所谓的中科院李四光他们那时候的打扮,像是下派的专家。

    我们搜了那人的衣服口袋,结果搜出了他的工作证,得知这个人叫苏振华,果然是地质部的人。

    “看样子,第一批人的组合和咱们不同,确实规格高多了。”王四川沉下脸来说。

    袁喜乐是苏联撤走后相当于擦苏联人屁股的中坚人物,相当于土地革命时候的王明、博古,地位非同一般。而地质部的人肯定是搞政治工作的,虽然不一定是地质专业,但最起码也是直接听命于几个老头子的人,相当于特派员。类似于当年苏共派到中国来指导工作的李德。我虽然很讨厌特派员这种身份的人,但是当时只要是重要的事情,肯定能看到这种人的身影。

    我叫了几声苏振华,但那个人还是那样瞪着我,好像对我有着极端的仇恨。我扳了扳他的脸,发现他和袁喜乐一样,也好像处于一种疯癫的状态。

    好嘛,又找到一个疯子。我心里想,第一支队伍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怎么人不是死了,就是疯了。

    王四川也很无奈,问我道:“咱们拿他怎么办,这人犟得跟牛似的,我一松手他肯定跑,咱们难道要绑着他?”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心里想要么先把他送回到2号舱去,让马在海看着他再说。

    刚想说话,那个苏振华突然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他一嘴不知道哪里的口音,那句话说出来我一点也听不懂。当时王四川的面色就变了,显然听懂了。

    我问他说的是什么,王四川面色有点怪,低声说那是蒙古话,意思是:“小心影子,里面有鬼!”

    这句话是苏振华在我们面前说的唯一一句话,看他说话的表情,也不知道是警告还是诅咒,自此之后,他再没有说过话,只是用要把我们生吞活剥的表情死死盯着我们。

    我无法理解他话中的意思——影子里有鬼,这句话实在是匪夷所思,你要光说有鬼,我也许还能理解,但是影子里有鬼?哪里来的影子?手电光的照射下,这么多的影子重叠,难道里面都有鬼?而鬼又是什么概念?

    不过说到影子,我不自觉就想起了外面冰窖中冻在水池底下的黑影,这些东西确实让人有一种诡异莫名的感觉。我想着,也许苏振华讲的,是那些影子?

    无法再想下去,小鬼子的地下基地里死了这么多人,要真有鬼魂存在的话,这里有鬼实在是不稀奇,但我们是唯物主义者,绝对不会承认鬼魂这种事情。

    和王四川合计了一下,王四川还是说把他带回到2号舱,让马在海看着他,我们继续再搜索。这里的情况,看来有门,而且这里这么多东西,我们应该好好搜索补给一下,我们的状况实在是不太好。

    我说既然这样,那你就别把这人带回去了,我回去把马在海他们带过来就行了,你先看看能不能生点火,我们回来时就能取暖烧水,这里比那2号舱要好得多。

    王四川一想也是,就让我先去,这里他来弄,这里这么多的油料,生火还是很容易的。

    我裹了裹衣服,让他小心点,这里说不定有炸药,别我回来的时候这里已经炸没了。他大笑说自己在草原打篝火的时候我还在睡炕呢,哪来这么多废话。

    我照着原路,一路小跑重新跑上那条铁皮通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