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630文学 www.630wx.com,最快更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最新章节!

    那一刻,我、副班长、马在海三个人,统统吓得遍体生寒,三个人全部僵在了原地。

    我刚刚其实还在半信半疑,是不是刚才看到日本人的军装,是自己的错觉,到底我当时被人踢了一脚,那一下才几秒的时间,不太可能看得清楚。

    没想到没过多少时间,竟然猛地看到这么多的日本人。这一下,好比我们穿过了时间隧道,那令人厌恶的黄色大衣感觉一下走入了抗战年代。

    随即我发现不对,这几个日本人怎么这么眼熟,看着好像还认识。

    再一看,顿时看见其中一个探出头的日本军官,竟然是老猫!

    我还在讶异,裴青和王四川已经走了出来,王四川一下接过我,看我一身冰碴他奇怪了,问副班长我是怎么回事?

    我被拉过去,马上就被脱掉衣服架到篝火边上,这团篝火真大啊,真暖和啊,我眼泪当时就下来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哭。

    现在想想,碰到大部队的这种安全感,实在是太好了。

    当时我们几个衣衫褴褛,老猫他们却一律是整齐的日本军用大衣,特别是老猫,穿着深色的军官装,配上他那种不阴不阳的表情,像极了电影里的日本参谋官。我被裹上睡袋后,和他两相对望,最后都笑出了声来。接着边上的几个人都笑了。

    我问他娘的怎么回事,你们这帮老鬼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全部都倒戈成日本鬼子了?

    裴青说你别冤枉好人,我们是敌后武工队化装的,说着我们大笑。

    仔细一问,才知道这些衣服是在另一个物资仓库里翻出来的。裴青说他妈的他们走的那条路太冷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后来他们在一个仓库里搜,刨出来这些衣服,一开始还没人敢穿,后来冻得受不了才套上,这一套整个儿就是一日本的关东军大队。他们自己看着都可乐。

    我想起和他们分别的时候,又问他们是怎么到达这里的,有没有找到那电报的源头。

    我这一问,一下子几个人的面色都沉了下来。裴青叹了口气,点头说找到了,不过,人已经死了。

    说着他就比画着,把过程跟我们简单地说了一遍。

    这里要重新整理一下思路,因为裴青他们只是简要口述了他们的经历,事隔这么多年,要我完全记忆内容太难了,其中很多细节我已经记不清楚。或者,裴青当时也可能说得不太详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他们是顺着电缆线一路朝那一条水路——我们这里称呼为“6号-川”,这是日本人命名的名字,稍后就会说到——的深处漂去,和这座大坝所在的这一条“0号”在地理上是主流和支流的关系。

    我们自落水洞那里分开以后,他们一直往内漂流,和那个老唐分析的一样,到了落水洞之后的一段,电缆以及水下的铁轨,都意味着这里已经是日本人废弃前的活动密集区。这里的地势以及周围的环境,都趋于平缓,前进下去后越来越顺,没有一点阻碍。日本人活动的痕迹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样化。

    大约一直往内漂流了四十分钟,暗河的河底呈现出一个向上的趋势,河水越来越浅,不久,他们的前方出现了大量突出水面的浅滩,再往里去,浅滩越来越多,在前方连成了一片,暗河就到此为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连绵的岩河滩。

    刚开始岩河滩上也有水,但无法在上面行进皮筏子了,他们只好蹚水。裴青他们发现,“6号-川”挂在暗河顶部山岩,从这里开始分岔。

    河滩是一个斜坡,他们往上走,很快就走到了干燥的地方。爬到河滩的顶上,河滩后面是一个很大的溶蚀山洞,里面相当平坦,但是一片狼藉,钟乳上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电缆,地下全是用防水帆布遮盖的一堆堆的东西。他们掀开帆布,里面是堆满了文件的写字台和通信器材,其中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大量的电缆,从粗分到细,地上顶上到处都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