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630文学 www.630wx.com,最快更新狂医圣手之至尊弃女最新章节!

    马老板只是一怔,很快就镇定下来了。

    他不知道他们去了前水寨怎么还能出来,他只知道,自己那些一直守在前水寨外面公路上的属下,一直都没有再给他回过消息!

    他还以为是因为那里没有信号的缘故,现在看来,恐怕是因为那些人都已经死掉了,所以才没给他出任何信号!

    想到这里马老板就暗恨,实在是太可恶了。

    简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强,前水寨竟然都留不住他们!他那么多属下也留不住他们!

    “在这里碰到马老板,可真巧。”景溶云淡风轻地说道。

    马胖子咧嘴笑笑,一脸熟络的样子,“我当是谁那么大手笔包下了整个头等舱呢。原来是景老板,这可就不稀奇了。景老板一块翡翠转手就是几个亿,别说是包下头等舱了,就是买一架公务机都够了!”

    景溶轻笑一声,“马老板说的是。不过那块翡翠还要感谢马老板,若非是马老板不要,我又怎么可能捡到这么块宝贝。”

    此一出,马胖子的眼神瞬间怨毒起来。

    “景老板的翡翠带在身上吗?当时我都没来得及好好看,这会儿不知道还能否再多看一眼。”马胖子调整好自己的绪,笑着说道,仿佛之前没看真的是非常遗憾一般。

    景溶点头,“当然可以。容容,给马老板看一眼吧,我们把玩的机会多的是,马老板以后怕是没什么机会了。”

    画微容也没说什么,直接从怀里掏出那块翡翠,放在了马老板身边的桌子上。

    帝王绿,果然不愧是帝王绿啊,绿得耀眼无比!

    而且马胖子总觉得,这绿跟他之前见过的帝王绿还不一样,这绿仿佛是绿得有灵性!

    其实他的感觉也不错,小绿这个树妖就附在这块翡翠上,正贪婪地吸收着从翡翠中溢出来的非常少量的灵气呢。

    为了不让别人看见,小绿将自己的本体完全化成了一滩绿水均匀地覆盖在翡翠之上,这样,原本就绿得让人无法自拔的帝王绿,瞬间就增添了几许灵性!

    马老板反复地实验,确定这块翡翠真的就是在t县,从他那块花了三亿一千万买到的巨无霸毛料上切下来的那块……

    他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这就好像是买彩票一样。

    本来他选中的号码就可以中头奖,但是思来想去他还是更改了一个号码,结果呢,头奖如此轻易地失之交臂了!

    如果说最初的时候他所选的号码跟中奖号码完全不同,那最后在看到中奖结果的时候也不会那么失落。

    就是这种,得到了却又在意外况下失去的感觉,才最让人抓狂!

    马老板觉得自己心里已经疯了,就像是长了草一般,一个个狠毒的念头在心里划过。

    一个声音在他的耳中疯狂地叫嚣着:杀了他们,拿到翡翠!

    马老板觉得自己已经没多少理智了。

    他的脸都因为这些激动的想法而刺激得红,兴奋。

    许久,他脸上的红色才渐渐消退。

    那种极端的兴奋感,才一点点地离开。

    他的理智又回来了。

    这里是飞机上,在这里他什么都不能做!

    还有,他还没弄清楚这个景老板的身份,不可再贸然动手了。

    之前的时候,在盘山路上,他可以肆无忌惮是因为在那里干掉姓景的,只要手脚干净,那么谁都无法把账算在他头上。

    可是现在,他想要动手可就不是那么方便的事了!

    马老板深吸口气,缓缓地将翡翠还给了画微容。

    “果然是好东西,景老板有福气!”

    马老板故作大气地说了一句。

    景溶微微一笑,“我可不认为这是什么福气。这块翡翠我也不打算要了,给容容把玩也就是了。”

    此一出,马老板的神瞬间又紧张起来,“哦?景老板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打算把这东西送给容容玩而已。”

    景溶一脸浑不在意的样子。

    可偏偏,他越是这么不在意,越是表现得不屑一顾,马胖子就越是愤怒!

    “景老板……此话怎讲?”

    景溶冷笑一声,“依我看,这翡翠根本就是不吉利!我们带着这块翡翠,从t县回k市的时候,路上竟然迷路了,走得乱七八糟的,差点儿没走不出来!后来终于走出来了,又遇上了一伙劫匪,若非是我们反应快,恐怕马老板今天就见不到我了。”

    马胖子心中一惊,“景老板遇见劫匪了?”

    “可不是么!所以我才说这翡翠不详呢。那些劫匪抢了些东西,好在是没伤到我们。不过,那伙人也太猖狂了,手里还有枪!哼,我已经跟y省有关方面说了,那边也答应立刻搜寻那伙劫匪的下落。我倒是要看看,谁敢跟我动手!”

    景溶一脸阴狠的样子。

    马胖子有些坐不住了。

    那伙人没死?

    那伙人现在肯定是躲起来了,不敢跟他报告任务失败的消息,反倒是把事闹这么大!

    一时间,马胖子开始怒火烧心。

    他就知道,那群不争气的东西干不出来什么好事。

    尼玛给他惹来了这么大的一个麻烦!

    深吸口气,马胖子勉强笑笑,“理当如此。”

    就在这时,画微容看了马胖子一眼,“马老板生意做的很大,可要好好注意保养身体啊。”

    马胖子一愣,接着就笑道,“哈哈哈,这是当然,我平时最注重养生了,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一不小心就吃胖了。”

    画微容笑了笑,“还是要多注意比较好。”

    “一定一定。”

    画微容点点头,“马老板听说过y省黑羽先生的名号吗?”

    此一出,马胖子立刻神肃然,“当然听说过!黑先生医术高超,是当之无愧的神医!”

    画微容微微一笑,“如果马先生日后有什么需要黑先生帮忙出手的地方,可以直接联系景少。景少和黑先生的关系很不错。”

    顿时,马胖子看向景溶的眼神就变了。

    没办法,实在是黑羽的名声太大,他马胖子经常在y省跑,对这么一个大佬们都重视的人物,如何能不知道?

    可以说,在y省,得罪大佬们,都不能得罪这位黑先生。

    而且一般人想要跟这位黑先生搭上线,可不是简单的事儿。

    真没想到,自己竟然能从这儿搭上黑先生的线!

    一时间,马胖子心里无比得意。

    他派人将景溶他们逼上绝路,可是对方却毫不知,而且还送给他一份真真正正的大礼!

    这种感觉真是奇妙啊。

    就好像是你杀了对方全家,对方还不知,反倒是处处帮你,给你无数好处……

    景溶挑眉,对画微容的话只是点点头,“黑先生不喜欢陌生人打扰他。虽然我的面子有点儿,可也不能用过度了。如果只是一般的病,就不要劳烦黑先生了。”

    马胖子连连点头,“那是自然。一般小问题自然不敢劳烦黑先生。人生在世,谁敢保证自己一帆风顺,每个灾难的。能结识黑先生,就等于是多了一条关键时刻救命的手段。那我马胖子可不客气了,这个人,马胖子收下了!”

    说完这些之后,画微容看都不再看马胖子一眼,直接闭上眼睛休息。

    而在无人听得见的地方,小绿却是在兴致勃勃地跟画微容报告。

    “主人,那个胖子太恶心了。看他那么胖,我以为能从他身上吸到不少生机的。可是费了半天劲儿,才吸到一点点生机!哼,他那副身躯,我若是不给他留一点儿生机的话,这会儿就该倒下了!真是太恶心了,主人你下次能不能别让我干这么恶心的活?要吸,也是吸景溶那样的。体内的生机肯定多,而且吸起来也不觉得太恶心。”

    画微容无语了。

    “小绿,我告诉过你了,没有我的允许,不准随意吸取任何人的生机!”

    画微容的声音很是严肃。

    小绿嘟囔道,“人家也就是打个比喻而已。谁敢违背主人你的命令!哼,真是小气的主人,肯定是因为景溶长得好看,你舍不得让我吸他。真是的,人家还不是为了你,人家吸取的生机最后都是给你用的……”

    “闭嘴!你以为我是傻子?我能用到生机的地方只有一点点罢了。少废话,再这么多话,我直接把你吸干了!”

    画微容不得不出动强权政策,不然的话,小绿这个叨叨鬼能把她给烦死!

    果然能听懂小妖们的话,并不是什么幸福的事!

    “咳咳——”

    空调有点凉,马胖子喝了一口凉风,瞬间就感觉全身都冷飕飕的,好像是很虚弱的样子。

    大概是这段时间太累了,免疫力下降,他也没在意!

    飞机降落在a市国际机场。

    “在飞机上没来得及问,景老板来a市是……来参加翡翠会展的吗?”下飞机后,马胖子笑眯眯地问道。

    “公事。”景溶淡淡地吐出两个字,“马老板呢?”

    “哈哈,我来就是参加明天的翡翠会展的。这是a市近些年搞起来的一个项目,让平时没有机会见识到翡翠赌石的内地民众们,能够有机会见到这种神秘有趣的游戏。同似乎,这也是吸引旅游人群的好方法。”马胖子笑道。

    “马老板是应邀而来的?来过很多年了?”

    “也就是从去年才开始来参展的。因为我这边的翡翠数量比较大,差不多我一人就能撑起来三分之一的会展。所以政府方面跟我也比较熟络,好说话。景老板要是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话,倒是可以直说。”马胖子得意洋洋。

    景溶点点头,“先谢过了,不过暂时没什么。”

    “哈哈好说,这是我的名片,景老板随时可以联系我。那几次别过了!”

    马老板递给了景溶一张名片,就笑着离开了。

    显然,能够通过景溶接触到黑羽,让他很满意!

    马胖子走后,景溶才看向画微容,“你对他做了什么?”

    画微容挑眉,“你说呢?”

    景溶皱眉。

    画微容冷笑,“景溶,你还没看透我吗?我比你想象的更瑕疵必报!”

    ……

    a市跟y省可不一样。

    马上就是春节了,a市处于内陆,可相当冷。

    今天,更是飘起了雪花。幸好才刚开始下雪没多久,外面的积雪也不深,否则的话飞机降落都成问题。

    车子已经在等着了。

    上车之后,景溶的电话响了起来。

    “景少,那个汤淼她不肯回家,非要跟我们一起过来找您和画小姐!”

    电话里,时叁的声音里全都是无奈。

    景溶看了眼画微容,把电话开成扩音器模式。

    “查不到她的身份吗?”

    时叁嗯了一声,“汤淼应该不是她的真实名字,再加上她有意隐瞒,我们短时间内查不到她的真实身份。”

    景溶皱眉,看向画微容。

    画微容想了想,“那就带她过来吧,告诉她,过来的话,就是要给我打工。我不养闲人的。”

    画微容说完,时叁还没出声呢,汤淼兴奋的声音就响起来了,“好好好,放心,我什么都能做!”

    “……”

    挂了电话之后,画微容开始思索,或许,建医院的日程已经可以提上来了。

    跟景溶说了之后,他的眉头皱得紧紧的。

    “你真的打算在溪源县建一座医院?”

    “是在溪山村。或者也不能叫医院,叫疗养区最好。”画微容想了想说道。

    景溶叹气,“这可不好办啊。国家现在对于胡乱开自然山林管制非常严格。虽然说,通过关系,不是拿不下来这个项目。但问题是,现在是自媒体时代,人人都是记者,都可以随时随地地布消息。如此以来,你大肆砍伐山林修建什么疗养区啊,肯定会有环境保护主义者将你的事捅出来。一旦这个项目被摊开来,摆在社会公众面前的话,事可就难办得多了。”

    画微容看了景溶一眼,“谁告诉你我会大肆砍伐山林的?”

    “那你怎么建疗养区?”

    “我比你更在乎环境。疗养区,我打算是完全按照古代的建筑方式来建造的,最大程度地保护环境。”

    “……”景溶简直无语了,“那你的成本要有多高?还有,你的医院设备啊什么的,怎么弄上去?行,这些就算是没问题,但是医疗垃圾呢?这也会污染环境的。”

    画微容缓缓一笑,“我没有太多时间思考这些问题,所以我会把这些交给专门做建筑的人。只要有足够的钱和时间,这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景溶叹了口气,“容容,还有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你和杜无病的影响力还不够!我能理解你不想站在台前的想法,你太小了,你这样的妖孽……人们会害怕的。他们一害怕,就会想要把你关在实验室里好好研究研究。所以从一开始,你把杜无病推出来,是正确的。杜无病的况就比你好太多了。所以,你先要提升杜无病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接下来的事才好操作。当然了,关于修建疗养区的问题,你也可以现在就开始找人帮忙策划。我看汤淼就是不错的人才。”

    画微容点点头,“你说的没错。无病的确还需要等上更高的位置!”

    从a市回溪源县的路上,景溶又接到了高盼的电话。

    高盼的伤势早就恢复了,但是伤筋动骨一百天,他的伤势不可谓不轻,外面看起来虽然已经完全好了,但还需要好好休养,加上适度的活动,最少也还要再有两个月之后,才能让他彻底恢复,像正常人一样!

    这个高二的上学期,高盼就算是在家学习的状态。

    打听到景溶和画微容大概这些天就会回来,高盼早就等不及了!

    打电话跟景溶确定了行程之后,高盼就一直在等着了。

    到溪源县城的时候,车子没停,一直开到了溪山村。

    让画微容很无奈的是,高盼、齐逸辰和乐正煜都在杜家等着了!

    “容容你终于回来了!”高盼看见画微容,立刻就冲了过来给她一个熊抱。

    画微容嘴角一抽,“你胸膛不疼了?”

    “不疼……好吧,还有一点点,不过没关系。”高盼笑容灿烂。

    齐逸辰和乐正煜眼神复杂地走了过来,先跟景溶问好,才跟画微容说话。

    “容容,你的成绩单我们帮你拿回来了。”齐逸辰怪腔怪调地说道。

    画微容挑眉,成绩单什么的,她还真是不在意。

    “你怎么能考成那个样子!”齐逸辰故作愤怒地喊道。

    这话……听起来很奇怪啊。

    就好像是在指责画微容考试成绩差一般。

    乐正煜和高盼也不吭声了,好像是对齐逸辰的话很认同一般。

    景溶轻咳一声,“考试成绩不代表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东西。再说了,一次考差了,也不代表以后每次都考差。不用太放在心上。”

    景溶说完,高盼的眼睛就亮了,“小舅你说的是真的吗?”

    齐逸辰和乐正煜也看向景溶,“是这样吗?”

    景溶轻咳一声,硬着头皮说道,“嗯。考试成绩好坏不能代表全部的,世界富还辍学就业呢。”

    “小舅,您说的真是太对了,您真是太开明了,太英明了,太帅气了!小舅,我今年能不能拿到压岁钱,可全看您了。回去我一定要把您这番话告诉我爸妈,哼,让他们听听,小舅都这么说了,看他们还好意思扣我的压岁钱!”

    高盼牛气哄哄地说道。

    齐逸辰也嘿嘿笑道,“小舅说的真没错,嘿嘿。”

    只有乐正煜,脸色怪异无比。

    景溶下意识地就觉得,事不太对。

    乐正煜悠悠地看了景溶一眼,“小舅舅,您说的太对了。不过,这话可安慰不到容容。”

    景溶皱眉,“什么意思?”

    难道说画微容考得差到了极致?

    总不能是零蛋吧。

    乐正煜挑眉,慢悠悠地说道:“容容考了 第 076 章 还是如期而至。

    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

    画家,除了画微容和父母之外,又多了一个汤淼。

    只是,画家父母心却并不高。

    因为,画以翰一直都没消息!

    今天是除夕,画以翰好歹也要打一个电话过来吧!

    众人一直在等。

    终于,晚上七点钟左右,电话响起。

    这是画念恩的手机,买好手机之后,打电话给了那个徐朗连长,拜托他把号码交给画以翰。

    画念恩一看来电号码,就激动起来。

    “肯定是以翰,这孩子,这么长时间都不打个电话回来!”

    说着,画念恩就接通了电话。

    “以翰?你这孩子,都去当兵多长时间了,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回来,你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好好,都好,你妈的身体好得很。我们现在都在杜大夫那儿帮工。不累,你放心吧,一点都不累,杜大夫对我们好得很。嗯,对了以翰,差点忘记告诉你了,容容这次期末考试考了全县第一,还是全市第一呢!期末考试题是全市统一的,容容全部都是第一名!好好,行!”

    画念恩说着,就把电话给了林成霞,眼中的激动已经变成泪水……

    林成霞的手有些抖,一边往衣服上擦,一边接过电话放在耳边,“以翰啊,你……”

    尽管林成霞努力控制了,可她在听到画以翰声音时,还是忍不住激动起来,哽咽得几乎说不成话。

    “嗯嗯好,好。”

    林成霞好像是不会说话了,只知道嗯嗯地答应着什么。

    “容容,你哥要跟你说。”

    说着,林成霞把电话递给了画微容。

    画微容深吸口气,不知道为何,大概是被画念恩和林成霞的绪感染了,她也总觉得自己心里有些奇怪的感觉。

    好吧,她知道,这是属于一个正常人的绪。

    尽管她曾经站在修者的巅峰,她的心境早就古井无波,哪怕是凡人界再大的事,对于她来说,也根本无法在她的内心激起丁点涟漪!

    可是……

    如今,她的心境明明还在,却为何如此轻易地就浮动起来?

    画微容深吸口气,她不知道这种变化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她很舒服。

    画微容拿着电话走到了院子里。

    “哥。”

    这大概是她醒来之后,第一次跟画以翰叫哥吧。

    “容容。”

    画以翰的声音热而开朗,只是比从前,又多了几分低沉。

    “考了第一名,真棒。”

    “哥……”

    画微容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好了,不用不好意思了,我妹妹当然是最棒的!我早就知道容容是最聪明的,我的决定从来都不会错。”画以翰的声音里带着骄傲和欣慰。

    画微容在心底叹气,“你呢?部队怎么样?”

    “很好,比我想象得好太多了!每天都有肉,饭菜管饱,战友们也都很好,连长对我也很好。”

    画微容抿了抿唇,她又不是傻子,当兵哪里有舒服的?

    “照顾好自己。”画微容憋出了这么几个字。

    别扭,无比的别扭,她还从未这么别扭过呢。

    画以翰哈哈大笑,“容容真是长大了,都知道关心哥哥了。放心吧,哥哥肯定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一样啊。学习重要,但是可别把自己累坏了。”

    “你的无极拳法练得怎么样了?现在练完需要多长时间?”画微容忽然问道。

    一提起这个,画以翰似乎有些激动,“十二分钟!容容,我也正好要跟你说这件事呢。这拳法真的很好,对我的帮助很大。练习过这拳法之后,在新兵时,其他士兵很难接受那么大的训练量,但是我却觉得游刃有余。甚至,我的各项体能都有很大的提升,比那些老兵都好!容容,我又一次夜晚练拳,不小心被徐连长看见了……”

    画微容微微眯起了眼睛,“他看到你的拳法了,然后感兴趣?”

    画以翰有些不好意思,“嗯。你当时不是交代过我,不要随便把拳法展露给别人看,我就一直都是偷偷练的。结果没想到却被徐连长给看见了……容容,其实我觉得这拳法传授出去的话,对部队战士实力的提升有很大好处的……”

    画微容叹了口气,她就知道早晚都会是这种结果。

    她问道,“哥,你把拳法的出处告诉徐连长了吗?”

    “没有。我可不敢说这是你教给我的。”画以翰赶紧说道。

    “嗯,那就好。徐连长再问的话,你就说这拳法是跟哥裕学的。哥裕,他是原来的武学宗师的徒弟,因为一些意外,流落在溪源县,又机缘巧合跟在王强手下。王强现在已经在帮杜大夫和我做事,所以哥裕也过来了。这些你知道就可以了,但是对外要说这拳法是跟哥裕学的。”画微容认真地说道。

    “容容你的意思是,可以把拳法教给徐连长他们?”

    “嗯。看你的意思吧,你愿意教就教。”

    “谢谢你容容。”

    “……不用谢。”

    画微容拿着手机回来,冲着一脸期盼的画念恩和林成霞一笑,“哥哥说他用连长的电话打的,不好意思打太久。今天往家里打电话的人太多,他都没排到队,徐连长就带他去办公室里打电话。”

    画念恩一脸欣慰,“那个徐连长看着就是个负责人的,咱们以翰交给他,算是跟着好领导了。”

    林成霞也笑了起来,“也不知道你哥瘦了没有。哎,在部队,哪里像在家里。”

    画微容笑了笑,“哥哥说部队里每天都有肉,而且部队还津贴,他说比以前在家的时候还胖了些。”

    “这就好,这就好。”林成霞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背过头去擦眼睛。

    儿行千里母担忧,画以翰,也是全家人的牵挂。

    这一刻,空气中仿佛也弥漫着酸酸的味道,这种感觉有些揪心,却并不难受!

    画微容转头,看向坐在一边的汤淼,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哥裕,两人都垂着头,一声不吭。

    “汤淼……”

    画微容叫了一声,“你的父母这会儿,心肯定也一样。”

    这一声,压垮了汤淼心中最后一根稻草,她哇一声地哭了出来,紧接着就捂着嘴巴跑了出去!

    画微容看了她一眼,就把目光转移到了哥裕身上。

    哥裕买了一些水果,甚至还有在这种时候很难买到的西瓜。

    “哥裕,你呢?还有什么家人吗?”画微容问道。

    哥裕抿着唇,摇头,“我没家人了。师父走了,我再没有家人了。”

    画微容淡淡地看着她,“那你把我和杜无病置于何地?”

    哥裕猛然一惊,紧接着眼圈都红了,“是是,我错了。我还有家人!师父,你和师兄都是我的家人,我哥裕不是孤孤单单一个人!”

    画微容笑了笑,“这些水果我们吃不完,拿去给无病和无忧他们吃吧。”

    “不用了师父,我买的很多!”

    说着,哥裕连忙跑过去帮画念恩和林成霞包饺子!

    年夜饭,是一起吃的。

    杜无病杜无忧两兄弟,画家三口人,还有汤淼和哥裕。

    王强这些人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这群混混,如今都浪子回头,虽然还兼职着混混的行当,但是他们更像是一群底层社会民众的保护者,而非从前专门欺压弱小的混蛋!

    与此同时,杜家后面,新宅里,也有一场团圆家宴。

    景老爷子不让他的那些子女还有孙子外孙们来,否则的话,熙熙攘攘的几十人都不止。

    来的就只有景溶和景临,还有在溪源县的景世婉一家。

    至于说齐逸辰和乐正煜,他们则是随了家人一起回b市,跟爷爷奶奶团圆。

    画微容一家子吃饭吃到一半,不速之客就来了。

    高盼!

    好吧,高盼后面还跟着一个尾巴,景临。

    看到画微容时,景临貌似有些窘迫,“盼盼非要来,天黑,他一个人我们不放心。”

    顿时,这解释就换来了高盼的鄙视。

    什么狗屁解释啊,他高盼在这儿已经熟得不行了,怎么会怕黑走丢?

    哼,明明就是小舅爷自己想来,还故意在吃饭的时候鼓动他,不断地跟他大厅画微容的事儿!

    这谎着实太拙劣,在场的人都不忍心拆穿他。

    “快坐快坐!”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