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630文学 www.630wx.com,最快更新狂医圣手之至尊弃女最新章节!

江维墨一眼,他仍在转头看向别的地方,好像是对自己的身体情况,一点儿都不关心。

    画微容看了汤淼一眼,才又看向江维墨,“你的身体没病。而且……比我想象的更强悍。”

    此言一出,汤淼满脸惊讶,“这怎么可能?”

    而江维墨则是缓缓地点头,示意他赞同画微容的说法。

    画微容轻轻一笑,“你为什么不敢看我?”

    江维墨一愣,身体也随之一僵,但是很快,他就又放松了下来,缓缓地摇头,“没有。”

    “没有?那你能盯着我看一分钟吗?”

    江维墨摇头,“不用麻烦了,我没病。”

    “没病没病!你就知道说没病。没病的话,怎么会瘦成这样!你看看你,一个大男人,都不比我重,还说没病!没病你头发怎么全都白了,没病你为什么动不动就晕倒!”汤淼的声音,从一开始的指责愤怒,到最后,已经带上了哭腔,字都说不清楚了。

    江维墨叹了口气,伸手轻轻地摸了摸汤淼的头,“淼淼别哭,我真的没病。我是大夫,我还能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吗?”

    “是,你是大夫!可有你这样的大夫吗?还有,我知道一句话叫做医者不自医,所以我不用你自己医自己,对你自己的身体时,你的医术再高也不管用,我找别人给你医,你只要好好听我的就行了!”

    江维墨微微摇头,却不再多说什么。

    汤淼赶紧看向画微容,两眼之中全都是希冀之色,“容容,到底怎么样?他没病为什么身体会这么瘦弱,他的头发为什么白了之后就再也回不来了?他还不到三十岁……”

    画微容不知道江维墨经历过什么,但就凭他是自己求死,没有任何求生的意志这一点,就足以让画微容不管他了。

    她又不是慈善家,别人都不想活,她还硬要拉着人家活,这种事儿她可做不来。

    但是,因为有汤淼在,她又拒绝不了。

    叹了口气,她无奈,早就猴子当时为了汤淼吧,看这妮子伤心成这样,她实在是没办法坐视不理。

    况且,这个江维墨的身体,还真是有些奇怪之处,也算是值得她探究一番了。

    “你的生机枯竭了,要不了多久,等你的身体消耗完所有的生机,那就是你的死期。”画微容淡淡地说道。

    江维墨微微点头,表示赞同,却一个字都没说。

    画微容冷笑一声,“你以为我想管你的闲事?你自己一心求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也没工夫没精力理会你。但是我不想让汤淼伤心,所以,你想死,也死不了!”

    江维墨一愣,却一个字都没辩驳。

    画微容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以为我管不了你的,对吗?你以为只要你自己想死,在你生机断绝之日,就会死去,谁都留不住你。可惜,你错了!我能。我有的是办法留住你,让你求死不得!”

    江维墨缓缓摇头,“不用费那个力气了,不值得的。”

    “值不值得不是你说了算的。江维墨,我很想知道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敢看我的脸?是因为我的脸让你想起了什么人吗?那个人,就是你一心求死的原因?”

    画微容的话,让江维墨浑身一僵。

    画微容和汤淼都等了一会儿,却没等到江维墨的任何答案。

    “你的身体,之所以会变得如此强悍,也是因为她,是吗?”画微容又问道。

    这次,可是轮到江维墨惊讶了,“你……”

    “我?你想问我怎么知道,对吧。哼,我知道的远比你想象的更多。”

    “其实我也不确定。她留给我的东西,是一瓶水,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水。但是在想念她的时候,我忍不住,喝掉了那水。我希望那水是毒药,能让我肠穿肚烂立刻死去。可惜,不是。那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喝了那水之后……我就失去了生病的能力!恢复力也变得无比强悍。你看。”

    说着,江维墨直接从地上捡了一块瓦砾,在桌上摔烂,用瓦砾那尖锐的一端,对着自己的胳膊狠狠地划了下去。

    瞬间,鲜红的血就从伤口里涌了出来!

    “你干什么?”汤淼瞬间大惊失色,赶紧要去给他按住伤口。

    “汤淼住手。”

    “淼淼我没事。”

    几乎是同时,画微容嗯好江维墨都开口了。

    汤淼被直接气哭了,“我不管了,我不管你们了,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你知不知道你划伤自己,比划伤我都难受!”

    说着,汤淼就哭着从后院跑了出去。

    此时,后院里就只剩下了画微容和江维墨两人。

    两人就静静地看着江维墨胳膊上的那道伤口!

    最初的时候,鲜血从里面涌出。

    但是紧接着,很快,伤口处的鲜血就结痂了。

    再然后……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江维墨胳膊上的伤口,上面的血痂竟然开始缓缓脱落。

    等到血痂完全脱落之后,这里就只剩下一道刚刚长出来的嫩肉的疤痕……

    如此之快!

    画微容不禁眯起眼睛,这可真是太奇怪了。

    江维墨低低地说道,“之前并不是这种情况,就是因为喝了她留给我的那一瓶水之后,才会这样。所以,我肯定是因为她留给我的那一瓶奇怪的水。只是……我当时心情太低落了,将那些水喝得一滴不剩,瓶子,则被我丢到了院子里的荷塘之中。”

    画微容皱了皱眉,“瓶子丢到了荷塘之中?那荷塘中有没有什么变化?”

    江维墨想了想,“当时是初春,严冬才刚刚过去,甚至连垂柳都还没有发芽。但是……但是那荷塘,却在一夜之间,碧叶层层叠叠,荷花开了满池!”

    “灵液!”

    画微容吐出了两个字。

    “灵液?什么是灵液?”江维墨问道。

    画微容却没着急回答他。

    她也没想到,竟然是灵液,在这个世界,竟然能看到灵液这种东西。

    灵液,跟灵泉不同。

    灵泉之中,灵力虽然充足,但却比不上灵液。

    就好像,灵液是浓缩的果珍,而灵泉则是兑水冲开之后的果汁!

    “你知道她给你的这种水,是从哪里来的吗?”画微容问道。

    江维墨却摇摇头,“不知。”

    画微容叹气,果然,事情从来都不是那么容易的。

    “那种水到底是什么?”江维墨追问。

    画微容看了江维墨一眼,“你心心念念所想的那个人,很有可能是……修者。你听说过修者吗?”

    江维墨一愣,下意识地点点头,“听说过一点,但是……真的有修者吗?”

    画微容一笑,“有。”

    江维墨的脸色古怪起来,“可是影子她,她怎么可能会是修者,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她怎么可能……”

    “或许她有其他的际遇也说不定。她为什么离你而去?大概就是要去走长生路吧。”画微容淡淡地说道。

    江维墨却是苦笑起来,“不,不是她丢下我的,是我……是我丢下她的。”

    这下子,轮到画微容惊讶了,“你丢下她?那你现在这是……后悔了?”

    “悔之晚矣。在当初丢下她离开之后,我很快就后悔了,可是我再追过去的时候,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这天地间再也没有她的踪影。”

    “……”画微容很无语,“那你现在生无可恋,也是因为她?”

    “我只是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这个世界,是我把它想象的太美好了,可惜,这里充斥着丑陋,充斥着罪恶。而我,曾经竟然因为影子用自己的方法惩处罪恶,而怪罪于她!”江维墨苦笑连连。

    画微容点点头,“你失望了?”

    “是呀,对这个世界失望了,对我自己,也失望了!”

    画微容抿嘴,“你没想过找到她吗?”

    “找不到了,怎么可能再找到。”

    “如果能呢?”

    “你什么意思?”江维墨的神情第一次绷紧。

    画微容一笑,“你可以祈祷她是修者,这样的话,她至少不会因为一些寻常的事而死亡。如此,也就有机会找到她了!”

    江维墨的手有些抖,“可是……大千世界,难。况且,找到了她,我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她,对于她来说,我就是不堪回首的记忆。”

    “那也未必!”画微容淡淡地说道,“我帮你找她,你就在这里帮无病行医。哦对了,我们马上要新建一座医院,正却医生。”

    江维墨的手依旧在抖,虽然他的脸上表现得若无其事,“我之前一直在贫困山区行医,那里的人缺医少药,我只能用有限的草药,给他们治疗各种各样的疾病。这次回来,我是打算见师父师娘最后一面的。却不料在外面晕倒,正巧又碰上了淼淼,就被他带到这儿来……”

    “你放不下山区那边?”画微容问道。

    “如果我死了,不放下也要放下。可我没死,我就放不下。”

    “这个好办,可以每隔三个月,你带一批人去山区行医半个月,药品随便你带,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画微容毫不犹豫地说道。

    江维墨有些惊讶,“医院是谁投资的?药品不要钱供应么。”

    画微容一笑,“你只管用就是了。我们不缺钱。”

    江维墨点点头,看向画微容的眼神已经完全变了。

    但是很快,他又苦笑,“我这身体……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有我在,你想死也死不了。”

    “可是……我这是生机枯竭,又能有什么办法?”江维墨很无奈。

    画微容笑了起来,“生机枯竭,就补充给你一些生机。况且,只要你自己心中不存了求死的念头,你的生机会慢慢复苏的。”

    “补充生机?”江维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生机这东西,说起来根本就是虚无缥缈的,就跟中医上的阴气阳气一样,根本是不可捉摸的。

    怎么可能会有补充生机这回事?

    如果生机也能补充的话,那这世界上就没有治不好的病人了!

    很快,江维墨就知道是怎么补充生机的了。

    只可惜,他什么都没看见,只有一道绿光钻进了他的身体,又从他的身体内钻了出来。

    然后,他就觉得自己仿佛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一阵轻松。

    “这就完了?”江维墨有些傻眼。

    画微容点头,“已经结束了。”

    “……”

    迟疑了一下,江维墨又问道,“这种事情,应该很困难是吧?”

    “嗯。”

    得到了这个答案,江维墨的心忍不住叹气,果然是很困难,不然的话,任何病都可以治疗了!

    汤淼这段时间一直很开心。

    不知道画微容给江维墨说了什么,江维墨愿意配合治疗了,甚至答应留下来,留在溪山村未来的医院里。

    汤淼真的很激动!干劲也更足了,当然,女汉子化也越来越严重了,只可惜她却一点儿都没察觉到。

    画微容不知道要怎么跟汤淼说。

    那实在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

    原本,画微容以为,连她都不知道怎么跟汤淼说,那么江维墨肯定就更不想提这个问题了。

    可让画微容没想到的是,江维墨还真是个……正气到了骨子里的人。

    他跟汤淼说了,他留在这里,是因为这里有找到他心中挚爱的希望!

    画微容不知道汤淼是怎么度过那几天艰难的时刻的。

    但是等画微容再见到汤淼时,她就又恢复了没心没肺女汉子的形象。

    画微容知道,江维墨的这种坦白,很让人伤心,也很疼。

    但这种疼,是必然的。

    她更讨厌那种明明不喜欢人家女孩子,还要拖着人家,享受着人家的崇拜和迷恋的男人!

    江维墨,还真是一个让人着迷的男人啊,汤淼的眼光一流。

    画微容一点儿都不意外,江维墨跟景老爷子成了忘年交。

    江维墨的围棋下得很好,景老爷子也是这方面的高手,两人没事的时候,往往一下就是半天。

    江维墨的谈吐举止,全都像是一个真正的隐士,高雅厚德的隐士,很得景老爷子喜欢。

    两人除了下棋之外,其他的事情也都能聊到一起。

    而江维墨对景老爷子的病情,也很感兴趣。

    尤其是知道了画微容有办法给人注入生机之后,他就更感兴趣了。

    时间悠然,过得很快。

    一转眼,又是一个多月过去,期末考试来临。

    而竞赛的成绩也已经出来了。

    数学、物理、生物竞赛,画微容拿到了全省第一,化学拿到了第二。

    这好消息早就已经传遍了整个a市。

    溪源县三中更是大手笔在电视台上发广告庆贺,无人不知!

    期中考试,画微容缺席了,中间又各种请假。

    学校的任课老师还有校长,都万分担心,谁知道画微容这次还能不能考出一个好成绩来?

    毕竟这普通的期末考试,虽然题目难度肯定比不上竞赛,但未知因素太多啊。

    画微容可没任何压力。

    终于考完了,马上就要放暑假了。

    虽然说高二的暑假比较短,只有一个月,但也是相当长的假期了。

    高盼出了考场立刻就兴奋起来,“容容,暑假想去哪儿玩,咱们去旅行一次好不好?”

    齐逸辰也跟着说道,“是呀,咱们也要走入社会嘛,先到处转转,不然到高三的时候,根本就没时间出去玩了!”

    乐正煜只是伸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不过,看他的样子,对高盼的提议也很心动。

    画微容皱眉,“去哪儿?”

    “去m国加州那边玩怎么样?我很想很想去加州啊。旧金山啊洛杉矶啊,我之前好想去,一直都没机会。这次老爸老妈已经同意了,只要我考试成绩能前进十个名次,就可以让我选择在国内任何地方玩。如果前进二十个名次,国外也任我选!”高盼兴奋地说道。

    齐逸辰笑容大大,“差不多差不多,我也想去。乐子你呢?别说你不去啊。”

    乐正煜看向画微容,“容容你想去吗?”

    画微容当然也知道洛杉矶旧金山这些城市,不过,她的知道,仅限于电视和书本。

    说实在的,她也的确有兴趣去看看那些所谓的西方城市。

    反正就一个月的时间,甚至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也不会耽误什么的。

    修炼的事情,不能急于一时,没有足够的灵力,她就算是再努力利用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也是枉然。

    还不如出去散散心,提升自己的心境也是一样。

    画微容直接点头,“好。”

    “耶!”

    高盼和齐逸辰立刻就拍手庆贺,“我们还以为你不肯去呢。”

    画微容笑了笑,“当然,不过你们最好还是祈祷自己的成绩够标准,否则的话,我们去,你们就留在这里继续好好学习吧。”

    “嗷容容你怎么也学坏了,肯定是被乐子熏陶的,就知道抓我们的痛脚。”高盼怪叫道,他的伤已经完全好了,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

    齐逸辰则是哼了一声,“你们就看好了吧,我们的成绩绝对达标!”

    两天后,考试成绩下来。

    果然,高盼和齐逸辰这一个学期的努力没有白费。

    两人本来就不是傻蛋,再加上他们所在的班级,差不多就是学校学习最差的学生集体,所以,前进二十个名次真不算什么。

    高盼甚至还超额完成了任务!

    m国之行,即将开始。

    此时的画微容还丝毫不知,这趟m国之行,她将会遇到一个人……

    ------题外话------

    嗷嗷,亲爱的楠竹终于要千呼万唤始出来了~

    咳咳,这竹笋在地下拱的时间长了,据说比一开春就冒出头来的好吃……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