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630文学 www.630wx.com,最快更新狂医圣手之至尊弃女最新章节!

    剩下活着的三人,这会儿完全都被吓傻了,别说是反抗了,就连逃跑的本能,都没了。

    画微容没说话,只是走到那个二小姐的丈夫面前,淡淡地问道,“你是苏越?”

    年轻男人勉强点点头,努力地让自己不紧张,努力地表现出来一个世家子弟的大气端庄,只可惜,刚才的一切,惊吓过度,他努力维持的平静,早已被自己颤抖的身体所出卖。

    没说出话来,只是勉强点点头。

    画微容嗯了一声,“苏家,和金家是什么时候好上的呢?”

    苏越深吸口气,仿佛是没从画微容身上感受到杀机的缘故,他的情绪开始慢慢放松下来。

    眼前这个女孩子如果真要杀自己的话,刚才已经动手了,而她没有动手,就代表着他或许有活着的可能。

    苏越不笨,他也知道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刚才这个女孩忽然出现在大厅的时候,又有谁能猜得出来,她竟然是来灭金家满门的呢?

    不过,长辈们一直教导他,但凡是有任何生存的机会,都一定要好好地把握住,绝对不能浪费。否则的话,他也不会为了苏家的生存兴旺,而取了金二小姐。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不过,苏家和金家几乎是同一批来南洋的,彼此之间自然也都很熟悉。”苏越低声说道。

    就在这时,画微容轻笑了一声,“金家跟ydnx政府的关系可是很亲近的,你们苏家呢?”

    说着,画微容还扫了一眼那两个一身邋遢的政府官员。

    苏越微微沉默,却还是说道,“不比金家那么亲近,没有能力如金家这般牵线搭桥。也不是谁都能做到如金家这般跟国家关系密切的。”

    画微容嗤笑,“是吗?能放下身段抱金家的大腿,甚至不惜娶了金二小姐,怎么就放不下身段,抱zf的大腿?直接抱住zf的腿,比抱金家大腿强太多了吧。”

    苏越的脸色微微一变,“在能够生存的范围内,尽量让自己保留那么一点尊严。”

    “呵呵。”画微容笑容莫名。

    这话说的是不错,保留一点尊严。

    尊严这东西,一旦放弃,就是没了,还能折中吗?

    画微容没再多说这个话题,她看了不远处的两个ydnx政府的官员,又重新回头来看向苏越,“你可知,我今日不杀你的话,你的日子也不好过。”

    苏越苦笑,“我知。无论如何,金家灭门之事,我脱不了干系。既然如此,索性真的就趟进这趟浑水,又如何!”

    画微容挑眉,“反应倒是快。我问你,那两人,你认识吗?”

    “认识。”苏越直接说道,紧接着,他仿佛是知道画微容想听什么一般,他简单地给画微容介绍了那两个人的身份。

    听完之后,画微容点点头,“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两个在那年的屠hua事件中,也参与了,他们当时是士兵?”

    苏越这会儿一点儿都没有迟疑,他知道,自己和苏家的机会都不多。

    偌大的金家,都能被这个女孩子在一夕之间灭掉,更何况比金家弱小很多的苏家?

    “他们当时都还只是中尉军衔,结果就是因为他们带领的队伍,杀掉的华人最多,就被直接升官,以后更是官运亨通。后面又有金家的财力支持,两人硬是从中尉,在短短十几年的时间里,坐到了大校的位置!距离将军,只有一步之遥。”苏越缓慢而认真地说道。

    画微容点点头,“那金家大小姐金雀所嫁的那位将军呢?”

    苏越一愣,紧接着就说道,“您指的是哈萨尔将军吧。其实金雀嫁给哈萨尔将军,原本只是做情人,见不得光的。后来哈萨尔将军的夫人病逝,再加上金家的势力越来越大,哈萨尔将军就顺势将金雀扶正,成了真正的将军夫人。要知道,金雀和哈萨尔将军之间,可足足差了三十岁!”

    “继续说。”

    苏越点头,指了指那两个大小便失禁的大校:“他们两位,就是哈萨尔将军的心腹。而哈萨尔将军,是当年那场事件的直接指挥官。”

    画微容的眼睛微微眯起,“果然是故意纵容?”

    “对。不然的话,若只是普通的暴徒,他们怎么可能有军队那般严酷的纪律作风!当年的伤亡,也就不会那么严重了!”

    苏越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丝的颤抖和极难察觉的愤恨。

    画微容忽然看向苏越,“你们苏家,当时在做什么?”

    苏越的脸色一白,牙关紧咬,双拳紧紧地攥住,却说不出来一个字。

    过了好一会儿,苏越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缓缓地说道,“我们……我们苏家庇护住了一百三十六位逃难过来的同胞,却……却……”

    苏越根本说不下去。

    画微容挑眉,“却什么?”

    苏越深吸口气,“却交出去了一位姑娘。等到一切结束,我们再看到那位姑娘的时候,她已经……屈辱残忍地死了。”

    画微容忽然笑了起来,“所以?”

    “虽然庇护住了一百多人,可就因为交出去了那姑娘,我们仍旧丢掉了全部尊严,从那时起……我们苏家,彻底没落了……”苏越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悲哀。

    画微容脸上的笑意不减,她含笑看着苏越,“我想看看,当年那些暴徒们,是怎么施暴的。”

    苏越的脸色瞬间一变,却还是缓慢地说道,“我可以帮您找这方面的图片资料,还是有很多图片资料存留下来的。”

    画微容却摇头,“不,图片看着多没意思,要看就看真人表演。”

    苏越的脸色刹那间变得更难看了,“您这是……这是什么意思?”

    画微容的脸色淡淡的,没有任何欺负,好像只是在随意说着无意义的话一般。

    “哦,我不是留下了他们两个嘛,既然他们两个在当年亲身参与过那次事件,那就让他们表演给我看吧。这屋内男女都有,多的是人随便让他们挑选,虽然说虐尸这种事情,他们也不是没干过,不过为了照顾他们的心理需求,我也没让这些人变成尸体,他们还活着呢。”画微容说话的口气实在是太随意。

    可是,苏越却浑身都在颤抖。

    他看向画微容的目光,就好像是在看一个魔鬼。

    “您……您是说……”

    “吞吞吐吐地做什么,我说得很清楚了,让他们给我好好地表演一下他们当年在华人身上做过的一切。屋内这不都是华人,男女都有,活生生的,却没有反抗之力,任由他们为所欲为。他们听不懂中文吧,那你就翻译成他们能听懂的语言,明明白白地说给他们听!”

    画微容的声调依旧没有什么起伏。

    可就是这般平静的语气,才让苏越从骨子里感觉到了寒意。

    苏越做了好几个深呼吸,艰难地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看了画微容一眼,“如果没有许诺的话,他们怕是不会那么轻易就范。”

    画微容丝毫不觉得意外,直接说道,“如果他们按照我的要求做了,我可以考虑饶他们一命。”

    苏越咬牙,再次深呼吸,点点头,转头又用ydnx语将画微容的意思说了一遍,其实那两人的中文造诣还不错,只是没办法完全听懂而已。

    有苏越的翻译补充,他们就完全听明白了。

    听明白了之后,两人根本想象不出来,画微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越又把画微容承诺的可以放二人一条生路的话,说给了那两人。

    至此,那两人才慢慢地缓过劲儿来。

    两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迷惑和不解。

    不过,很快这两人就想通了,或许……或许他们只是遇到了一个变tai狂吧,喜欢看人虐别人或者虐尸的场景。

    这样的事情,对于这样变态的事情,他们做的多了,也不在乎多一次少一次。

    能遇到一个喜欢这些事情的同道中人,他们一向视为乐趣,很喜欢“分享”的。

    这么一想,两人竟然兴奋起来!

    不过,这里的人还活着,真的是这样吗?

    大概是知道他们不信,画魔走了过去,把这群人都给扶起来重新坐回到椅子上。只是,这些人的眼神却都很呆滞,完全没有正常人的灵动,但也的确没死。

    两人对视了一眼,很是惊讶,也更为兴奋。

    毕竟,活人的感觉还是好些的。

    紧接着,他们就叽里呱啦地朝画微容说了一通,然后直接走到了金雀面前。

    原因很简单,金雀是在场的女人中,长相最漂亮的。

    能被哈萨尔将军这个老色鬼看中,且受宠这么多年,不漂亮怎么可能呢!

    ……

    接下来,就是这两人的表演时间。

    甚至两人还越来越兴奋。

    金雀,从一个完整的人,变得支离破碎,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没有一个完整的地方。

    代表女性特征的地方,也被毁坏的一塌糊涂!

    惨遭毒手的,不但是金雀,还有金家那几个小孩,直接被开膛破肚,一如他们在当年的事件中,对那些无辜柔弱小孩所作的……

    ……

    各种酷刑,各种手段,即便只是在没有神智的活死人身上进行,都让观众无法承受,那当年那些还活着,却活生生地承受这些的人,在死前又该是多么痛苦绝望!

    这个世界,对于那些人来说,根本比地狱还要残酷。

    苏越早就已经别过脸去,根本不敢多看。

    只有画微容和画魔,从头看到尾……

    一切终于结束了。

    屋内的所有金家的人,统统被弄得支离破碎。

    那两个人,却是被这满屋子的血腥味,给刺激得越发兴奋起来。

    他们甚至已经癫狂了,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恐惧,他们在不断地举刀刺入人体,释放鲜血和肢体的过程中,疯了,以为自己就是最强大的主宰,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必须任由他们来杀害!

    所以,他们竟然把目光投向了画微容。

    只可惜,他们浑身血污的样子,画微容恶心至极。

    她从来没觉得,鲜血的味道竟然会这么腥臭!

    这里,她不想再待下去了,所以还是速战速决地解决一切吧。

    那两人摇摇晃晃地朝画微容走来,可是,在距离画微容还有几米远的地方,两人只觉得有一道微弱的气流朝着自己袭来,紧接着,两人就完全无法动弹了。

    他们的听觉触觉痛觉都没受到任何伤害,可就是无法动弹,走也走不了,动也动不了。

    而紧接着,画微容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了一个刀片!

    那明明只是刀片啊,可为何刀片会自己飞出去再飞回来?

    刀片飞出,一点点地削掉了那两人浑身上下的皮肉。

    就好像是华夏古代的凌迟之刑一般,割上三千六百刀,人却还留有一口气。

    痛,无边的痛。

    每一刀,都疼得让两人想要大声呼喊,可是在第一刀的时候,他们的舌头就已经被割掉,喉咙也被破坏掉了,完全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身上的皮肉被一点点地顺着肌肉的纹理削掉,露出森森白骨……

    两人从未想过有这么一天,自己活着的时候,竟然能够看到自己的肋骨、腿骨是什么样子的!

    ……

    刀片的速度非常快,绝对有几千刀。

    可是时间却并不很长,因为画微容厌烦了,想要走了。

    终于,最后一刀,横着飞过,刺破了两人的四只眼球,他们的世界陷入了黑暗之中。

    画微容拍拍手,缓缓地站起身来,“好了,结束了。”

    说着,她直接转身就走。

    画魔也跟在她的身后。

    苏越犹豫了一下,转身看了那二人一眼。

    可这一眼……苏越简直如坠冰窟。

    他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两个骷髅人。

    只有头上的皮肤和肌肉是完好的,身上,尤其是肋骨的地方,简直被剃得干干净净的,连一丝儿肉都没有,反倒是很多血管还保留着,竟然像是把血管从肉中分离出来了一样!

    血管汇总到中间的心脏。

    心脏……竟然还在微微跳动!

    苏越觉得自己的颤抖,不止是身体,更是心灵。

    他自以为,亲眼见过了那年的事件现场,他已经再也不惧任何恐怖现场了,可是到现在,他却骤然发现,自己错了,错的离谱!

    他怕,他真的很怕!

    苏越没有受伤,却步履蹒跚地随着画微容和画魔,出了别墅大门。

    别墅外面,是乱七八糟交叠堆在一起倒地不起的守卫的尸体。

    他们的手里,还抱着枪!

    走出了别墅大门,苏越忽然发现,画微容和画魔已经不见了。

    他们的动作竟然如此之快,又或者是在他他晃神的时候,两人已经开车走了?

    总之,这里只剩下了苏越一个人。

    一想到自己身后的这座豪华庄园,现在就是一座恐怖的地狱,苏越就觉得,浑身上下冰冷彻骨!

    他的脑子很乱很乱。

    过了很久,苏越才缓过神来。

    第一件事,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打给了欧阳胜……

    第二天一早,画微容依旧是如往常一般时间醒来,借助天地之间的第一缕精华修炼。

    七点多,她和画魔一起走出房间,去十八楼的餐厅吃饭。

    餐厅很是冷清,只有寥寥数人在吃早餐,而且,一个个还都在讨论着什么事情。

    画微容根本不想偷听,她是在光明正大地听,这几个人都是华人,说话她也能听得懂。

    “你们看新闻了吗?昨晚上金氏庄园着火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谁知道呢,但是看新闻上,那火势可大的很。而且我还听说,消防车在去救火的路上,竟然出了意外!延误了时间,不然的话,那火倒是有可能救下来,但是去晚了,可就一切都完了。”

    “那地方好好的,怎么会着火?还有啊,金家不是ydnx第一大的华人家族吗?守卫什么的肯定有,怎么就能让火着起来?真是不可思议。”

    ……

    画微容和画魔对视一眼,两人的脸色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很显然,昨晚金氏庄园唯一的幸存者,苏越,这火肯定跟他有关系!

    ……

    与此同时,首都yjd市区的另一侧,军事区。

    哈萨尔将军的办公室内。

    气氛压抑得可怕!

    哈萨尔看着自己属下送来的情报资料,面色难看至极。

    “这就是你给我查出来的东西?”哈萨尔直接把手里的一沓纸摔在了恭敬站在他面前的首席情报官身上。

    那情报官被骂得狗血临头,却一个字都不敢反对。

    “滚,再去查,查不清楚你就去死吧,不用再回来了!”哈萨尔愤怒地咆哮。

    首席情报官赶紧道歉,又连连保证一定会尽最大努力气查,接着才屁滚尿流地从哈萨尔的办公室离开。

    这一天,哈萨尔都过得极其闹心。

    外出去出席会议,不断地有人询问他关于金家大火的问题。

    更有人抓住大火久久都无法扑灭来大做文章,说是什么恐怖袭击啊之类的,而且甚至国际上还有某种阴谋论,说是ydnx贪图金家的财产,又忌惮金家的势力越做越大,所以就直接把金家给灭口了。

    更让人无语的是,这种荒谬的论调,竟然有很多人表示认同和支持,而且,国际上那些好事的家记者们,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们,竟然把这次金家的事情,跟以前ydnx处决过的其他家族做比较,以证明ydnx是狡兔死走狗烹的忘恩负义之辈!

    甚至,就连ydnx的华人们也纷纷表达不满,让ydnx给所有人一个交代,金家到底是怎么回事!

    恰巧,跟金家关系最密切的就是这位哈萨尔将军了,他还娶了人家金家的大小姐呢。

    于是,所有的舆论都集中在了哈萨尔将军身上。

    再然后,甚至有人说,哈萨尔将军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竟然连自己妻子的家族都不顾,等等等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