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630文学 www.630wx.com,最快更新墓诀:一个风水师的诡异经历最新章节!

    胖子掀开帘子往里看,床上躺着一个形容枯槁面色蜡黄的瘦子,这瘦子瘦得几乎都没了人形,颧骨高高的,眼窝深陷。胖子坐在床边轻声说:“老弟,我来了。”瘦子睁开眼睛,看见他手里的黑罐子,挣扎着坐起来:“快……我要。”说着,他拿过那罐子,拔了塞子举起来就往嘴里倒。大量的红色汁液流进他的嘴里,瘦子不大一会儿眼里就有了神。他放下罐子说:“哥哥,要是人血就好了。”

    胖子一听,寒毛倒竖:“老弟,你可千万别有这个念头。”那瘦子一把抓住胖子的胳膊:“大哥,我求求你了。你给我找点人……肉或者人血来。”胖子甩开他的手:“你想都别想。”

    瘦子残忍地笑:“大哥,你不想办法我就自己来。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控制多久。”胖子直直地看着他,心里满是骇然。

    瘦子的手皮包骨头如同干柴,他用这手擦了擦嘴唇上的血迹残忍地笑着:“大哥,小弟就靠你了。”

    胖子从屋子里出来,心跳得异常激烈。他知道那瘦子随时可能兽性大发,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真要出什么事,到时候就晚了。上哪找人和血呢?他正琢磨呢,那妇人走了过来:“大哥,他的情况怎么样?”胖子上下打量了一下这妇人,看到她皮肤白皙,腰段婀娜,心想不知道她身上的血好不好喝。刚想到这,他抽了自己一个嘴巴,你他妈想什么呢。

    这时候他陡然有了主意:“弟妹,家里有没有铁锨、镐头之类的工具?”那妇人说:“有的有的,在后院。大哥,你要做什么?”胖子说:“你别问了。快点带我去。”

    胖子想起了村外山上有一处乱葬岗,他拿了铁锨想去那里挖点死人尸骨回来先应付应付这个瘦子。

    胖子提着马灯,拎着铁锨从小路出村直奔乱坟岗。晚上可就起风了,胖子走在林间小道上琢磨着,这都是什么事呀?半夜三更挖尸体。

    乱坟岗在山腰,白天的话就可以清晰地看见一个一个的土包子、墓碑和一些树枝枯草上飘着白色的纸带,显得非常凄凉。胖子挨个墓碑看着,根据死者的生卒年来寻找新坟。晚上的光线暗淡,看了一会儿他的眼睛就有点发花,这时他走到一个坟前。

    这个坟的墓碑由大理石做成,上面用阴文刻着红字。墓碑下面摆放着一些鸡腿、点心,甚至还有瓶白酒。这鸡腿用手一摸,还挺温,看样子刚刚有人来过。胖子看着墓碑上死者的生卒年,哎哟,昨个才死的,就你了。

    胖子四处看看,一个人影都没有。他先拾起那瓶酒,一口咬掉瓶塞自己先“咕嘟咕嘟”喝了两口,身上暖了一些,他伸伸腰,开工。这小子来到坟包跟前,“喀嚓”就是一铲子,就这样左一铲,右一铲开始挖了起来。

    瘦子的老婆正在家忙活针线,就听见门被敲响。她打开门一看,原来是隔壁的婶子带着自家的小孩子。妇人摸摸小孩子的头说:“虎子,你怎么来了?”那个被唤作虎子的小孩奶声奶气地说:“姨,听说叔叔病了,妈妈带我给叔叔送好吃的。”

    妇人看着隔壁大婶笑着说:“老姐姐,看你太客气了。”大婶摸摸虎子的头:“你进去看看叔叔,如果他在睡觉就别打扰了。”虎子“哎”了一声,迈开两条小腿走进内屋。

    躺在床上的瘦子突然感觉到口里十分干渴,而且右手奇痒。他颤巍巍地抬起右手,那右手自己抖动得异常厉害,“啪”的一声,手部的血管突然爆裂,一股红而发绿的血顺着手背流淌下来,那瘦子把手凑到嘴边不住地吸食着:“血,我要血。”

    这时候,门帘一挑,小虎子跑了进来:“叔叔,叔叔,你没睡觉呀?”

    巴戟天描述了一遍那个胖子的衣着长相,陈驼子心里有数了,他对李一铲说:“这个胖子我们在那小饭庄见过。”李一铲说:“师父,既然知道了线索,那就事不宜迟快点去找他吧。”巴戟天用拐杖敲着地板说:“这样,我领你们去见本村的村长。他或许能提供一些线索,哎,我现在给你们透漏了客户的信息已经破了江湖规矩。”

    三人来到沙马角村的时候已经月亮高挂了,巴戟天敲响了村长家的门。一会儿工夫,门开了,里面走出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那老头一眼就看见了巴戟天:“老巴,有日子没来了,今天你嫂子可做了好饭,一起来喝两盅。”巴戟天一笑:“不了,不了,今天有事,带了两个朋友来麻烦麻烦你。”村长一闪身:“是朋友都往里进。”

    村长给三人让了座,自己点上了烟:“不知道三位有什么事?”陈驼子一抱拳:“村长,我们想找一个人。”村长“吧嗒吧嗒”抽着烟问:“找谁?”陈驼子说:“找一个胖子。”然后他把那胖子的体态给形容了一番,村长点点头:“我知道,那胖子姓程,是我们村的村民,怎么他犯事了?我就说吗,这些日子以来,这小子突然暴富,穿上好衣戴上好表,天天喝酒吃肉。”陈驼子和李一铲对视一眼,心里有了底。

    村长说:“本村还有一个小子最近也发了家……”陈驼子皱着眉想,这村长还真啰唆。村长继续说:“那小子,嘿嘿,可惜呀,无福享受。家里刚刚有点起色,就得了怪病,终日卧床不起。”陈驼子“哦,哦”应付着:“村长,能不能现在就带我们去找那个胖子?”

    村长疑惑着看看他俩:“虽说那张胖子突然发家是有些奇怪,但他毕竟是我们村民,我还是村长。你们到底找他什么事?”巴戟天说:“我说老村长,我的两个朋友怎么着,你也得给个面子。我们找他肯定有大事,不然也不会麻烦你老人家。”村长“哈哈”大笑:“老巴,既然这么说了,那我没二话了,走,我领你们去那程胖子家。”

    在路上,李一铲低声问巴戟天:“那村长怎么这么听你的?”巴戟天笑了:“那老伙计曾经托我卖过古董,得了不少钱,所以一直很尊敬我。”

    村长领着这三个人在村子里走了一会儿,来到一间房子的大门前。大门后是一个院子,黑糊糊的,没有灯火。村长指着门上的铁锁,耸耸肩膀:“来得真不是时候,家里没人。”陈驼子走到门前,用手拽拽门上的锁,陡然有种不祥的感觉。

    村长拍拍手:“不好意思了几位,家里还有点事就不陪了。”陈驼子靠在门上,舒展了一下紧皱的眉头笑笑说:“村长,真是麻烦你了。”村长一摆手:“老巴的事就是我的事,以后别客气。”

    这时候过来一个提着一桶水的村妇,她走到近前说:“你们找程胖子呀?”李一铲马上来了精神:“大婶,你知道他在哪?”村妇说:“天刚擦黑的时候,我看见他往村东张瘦子家去了。”

    李一铲问村长:“那个张瘦子是谁?”村长说:“就是我说的那个得了怪病的人。”

    巴戟天说:“村长呀,能不能再麻烦你一下,带我们去那个张瘦子家。”村长“哈哈”笑着:“没问题,你们都跟我来吧。”

    虎子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瘦子,轻轻地问:“叔叔,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瘦子不住地舔着嘴唇,直直地看着虎子那白皙嫩嫩的脖子说:“虎子,今年多大了?”虎子奶声奶气地回答:“我九岁了。”

    瘦子感觉嗓子十分干渴,他眼里只有虎子的脖子。他挣扎着在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喘着气。虎子凑到他的跟前,去扶他:“叔叔,你小心点。”瘦子“嘿嘿”笑着:“虎子,你可真懂事。来,叔叔抱抱。”说着,他从被窝里伸出那一双干裂的如枯木一样的手。虎子小脸红扑扑的,也伸出双臂:“叔叔抱。”

    瘦子直直地看着虎子的脖子,一股唾液顺着嘴角流了下来。他一把抓住虎子的肩膀,颤着声音说:“叔叔好好亲亲你。”说着,就把嘴凑了过来。瘦子的嘴奇臭无比,虎子捂住自己的鼻子:“叔叔,你的嘴好臭啊。”瘦子呼吸越发急促:“叔叔,不臭。叔叔喜欢虎子。”

    这时候门帘一挑,两个妇人说着话走了进来。虎子妈一看那瘦子要抱自己儿子,几步过去一把把虎子抱在怀里:“呦,大兄弟,能坐起来了?”瘦子咬着嘴唇,极力控制着自己:“能,能坐起来了。”

    瘦子的老婆知道虎子妈是什么意思,怕那瘦子的怪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